旅游

冲喜侧妃王爷请怜惜

2019-07-26 18:25: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若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您的朋友:..第廿八节 缱绻共相依(大结局)“葭儿.我……”娴姐姐眼眶红了起來.片刻恢复到一本正经的模样.道:“我……”我深吸了口气.道:“我都知道了.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娴姐姐还想做什么掩饰.她身后的宫女忽道:“皇后娘娘.事情早晚一天都会被她发现.不如还是告诉她吧.”这个宫女.是之前在临亲王府服侍娴姐姐的贴身陪嫁.是娴姐姐的心腹.说话做事自然会站在娴姐姐的立场.“葭儿.朕到处找你.原來你在这里.”尹临來袭.面带悦色地笑看着我.我忽然觉得全身一片冰冷.福身道:“臣妾参见皇上.”娴姐姐站起來.温婉可人:“臣妾参见皇上.”尹临淡淡点头.却走來亲自扶了我.道:“你与皇后本就是自家姐妹.多与她走动也是好的.是朕疏忽了.早该将你的宫苑安置下來.”我一甩手.道:“不劳皇上费心了.臣妾当不起.”尹风前脚一走他后脚就來了.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还要让我连一点颜面也无吗.“你怎么了.”他愣了愣.忽然像是领悟了般喃喃:“是不是因为朕一直沒有给你一个名分.所以生气了.”“你想做什么.皇贵妃还是贵妃.或者是皇后.朕也可以办到.”我有些恼了.但见娴姐姐听到此话已经脸色大变.想起这张巨大的网禁锢了我的一生.摆布了我一次又一次.就觉得很是寒心.举起手上的香囊.冷冷道:“不必了.皇上还是说说这个香囊是怎么回事吧.”他面色一凛.微眯了眼看娴姐姐.娴姐姐自觉往后一退.见我还在一边.别过头來面向于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來.”勤政殿.“说吧.你都知道了什么.”他反手而立.一身孤傲.“根本就沒有什么苏侧妃对不对.”我道.“苏云霜其实就是苏霓裳对不对.真正的苏云霜早就死在你们手上.一开始这就是你与苏霓裳的合谋.目的就是要夺得万圣的江山.是不是.”“葭儿……”“是不是.”我提高了音量.竭力压抑着心痛的感觉.“是.”“苏霓裳也是一早就假死.然后以苏云霜的身份在你身边帮你做事;与我大伯合作.让吴先生潜伏到前皇上的身边.杜撰出我是真命天女.目的就是为了我爹留给我的那笔无尽的财富;回丹的大王只是苏霓裳手上的傀儡.所以你们计划好后便让回丹假意挑起战争.你便有机会可以上阵杀敌.然后假死.之后苏霓裳便在回丹接应你.让你顺利掌控了回丹.你在回丹的那段日子.密切注意万圣动向.再以回丹国主身份.借机挑唆越王和齐王谋反.等到他们几败俱伤.你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一统万圣与回丹两国.做你的英明帝王.臣妾说的对吗.皇上.”明知我自己猜测的是事实.可是我还是忍不住隐隐作痛.我这么相信这么期待这么寄予厚望甚至曾经寄托一生希望的男子.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看着他默然的样子.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脑袋疼起來.心也跟着扭成一团.咬紧了牙关问出也是我为在意的一个问題:“品宴大会之时.我无意偷听到的对话.其实就是皇上和如今的敏妃娘娘在商议大事吧.你们以为我偷听到了秘密.所以必须要致我于死地.不是吗.”“葭儿.我……朕.那时并不知道你已经怀有朕的孩子.”“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泪终于掉下來.对于面前的男人彻底死心.连一丝关怀也用不上了.只是那些粘连的疼痛还是不可抑制地让我开始颤抖起來:“皇上您.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所以老天才要惩罚我.惩罚我……”因为我有眼无珠.所以老天才要惩罚我.惩罚我今生都不能再有自己的孩子.惩罚我与他的两个孩子都不能來到人世.我站在空旷的殿堂上.不想再看面前的男子一眼.只要一看到.就会勾起无边的回忆.只是那些回忆曾经与我而言是美好的.今日却是难堪的.我无数次在心里深深自责自己有愧与他.却沒成想.他才是的主使者.我的今天.甚至一切的一切.都是我面前这个道貌岸然的男子苦心经营的.那个香囊.分明就是我制作的.分明也是苏云霜.不现在应该说是苏霓裳了.是苏霓裳故意掉落下來让杨采捡到.然后故意让我发现的.那熟悉的味道和所使用的布料.曾经是江南织锦司上贡后被尹树赏下來的.临亲王府只得了两匹.一匹给了当时刚嫁入王府的我.一匹给了备受宠爱的苏云霜.试想一个回丹的王后怎么会有他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侧妃使用的布料呢.而这布料极其华贵.曾在八年前上贡过一次.用以制作圣旨.那道先皇将我赐给临王尹临的圣旨.所有的事情联合在一起.连同圣旨.也是矫诏.我想哭.可是怎么也哭不出來.当多日來的疑惑终于解开.当所有的真相得以还原.当真正幕后黑手现身.我非但沒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觉得整个心里空空的.酸涩一齐涌上心头.我一介现代的灵魂尚且不能承受.如果是真正的杨葭.会是何种心痛.为了皇位.他竟然可以狠心杀害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人.让我觉得可怕.站在门边.我很想问问他.皇位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可是我问不出口.即使他此刻看着我是真正的深情不已.我也觉得是矫揉造作.他骗了我.骗了所有的人.那些陪在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只是.他利用的棋子罢了.我也只是.他的棋子.一枚棋子.仅此.而已.我笑着踉跄地离开了勤政殿.心里痛到无以复加.整个人跌在地上.浑身瘫软得如同一滩泥水.在我的对面.站着一个男子.他披着藏青色的大氅.下巴上胡子拉碴.就那么远远地.远远地看着我.沒有曾经的不可一世.我哭起來.借着门前的狮子站起身.朝他冲过去.一头重重栽进他的怀里.、、、、、、、、、、一转眼就几个月了.尹临昭告天下.成为万圣新一代的国主.由于回丹投诚.因此回丹疆土尽数收归万圣名下.回丹子民仍旧可以在自己的属地繁衍子嗣.倒也丰衣足食.苏霓裳自恃有功.又对尹临一往情深.压根不把皇后杨玉娴放在眼里.但因族谱上苏霓裳已死.苏云霜也被勾去.她只能以回丹女子的身份活在皇宫.还是回丹的王后.自此.这一段后位之争总算落下帷幕.司马敏.朝阳国人.原为先太后苏倾若送给尹临的大宫女.后为尹临心腹.被封敏贵妃.许纤柔.回丹郡主.心仪尹风却嫁给了尹临.成全了我和尹风.守着柔妃的称号住在后宫一角.虽无过多恩泽也不至于被人陷害.万圣四十年春.太后三年丧期已满.皇宫昭告天下.广选秀女.充实后宫.消息回來说.尹临是全天下孤独的帝王.他赐给了那些妃嫔封号.却一次都沒有召幸她们.即使是皇后杨玉娴及苏霓裳处.他也很少去.只是会偶尔去某一个宫殿走走.一个人坐在床榻上发呆.还说.间或有一两个他颇为宠爱的女子.样子身板音色无一不是类似某人.也说.那个某人.恰恰类似皇上出征期间被当时的王妃休了的侧妃.我听了只是一笑.他本就不该是我的夫.我们都错了.他之所以不常去娴姐姐处.也是因为娴姐姐明知他是在做戏却故意由着护国夫人休了我导致我外逃从而结缘尹风吧.一念之残忍.一生之路.皇宫里还有一位不得不提的女子.她便是罗玉英.齐王兵败后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并未受到牵连.尹风暂代朝政期间.她上书一份奏表保住了自己的命.之后尹临即位.她更是凭借某种手段赢得尹临欢心.仍为贤妃.当然她不会知道.在我临走前这一天.罗竹曾经來找过我.交给我一样东西.说是翠倚之前给他的.现在他想交还于我.晚风轻轻吹打过脸颊.夕阳的余晖照亮了这座坟头.我知道翠倚就躺在里面.抓紧了小包袱里的物件.一时间泪如泉涌.翠倚.我答应你.今生我都会好好活着.替你活着.原來.我们不必许诺來生再做一对姐妹;原來.我们本就是一对姐妹;原來.你骗了我.记得之前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的时候.你曾经说因为我是你的小姐.就算识破了我的身份你还是不离不弃地守在我身边.在那之前你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吧.只是因为害怕造成我的困扰才秘而不报.白展枫.白翠倚.还有我.其实本该也是姓白的杨葭.我们都是亲人.翠倚正是娘那日撞见爹与她的贴身丫鬟湘竹偷、欢一日后生下的孩子.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湘竹.便是后來的四姨娘.那个被偷换到二娘身边的孩子是我不假.被四姨娘偷偷生下又送走的孩子.就是翠倚.二娘同情四姨娘的遭遇.知道她也是身不由己.所以与四姨娘合谋了一计.在大伯的眼皮底下用偷龙转凤的方法换回了翠倚.对外宣称她只是个孤儿.四姨娘曾经无数次偷偷探望的.不是我.而是她的亲生女儿.翠倚.娘其实不知道.大伯那时恨透了爹.故意在爹与四姨娘的食物里下了药.又掐准时间让娘撞见.以此断了娘与爹之间的信任.所以爹才会郁郁而终.他不知道自己还有除我之外的另一个女儿.娘也是半生坎坷.到死都沒能知道真相.一直怨怼着爹.尹风一直轻拍着我的肩.我站在坟头.看着香烛与那物件慢慢燃尽.过去的一切都让它过去吧.这个秘密.就让我永远地留在心里.谁也不会告诉.“走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神话.其实也可以成真啊.、、、、、、、、、、、我的肚子渐渐大了起來.看到的人都觉得这胎会不止一个.尹风每日笑得合不拢嘴.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我干脆撵他去睡书房.他苦着脸卷起锦被的样子.让春烟等人都跟着笑了.穆展辞去了官职.跟着我们住在一起.那座将军府.俨然成了穆狄一个人的空城.听说临走前他看了眼春烟.与穆展卧了拳.至于说了什么.只有他们兄弟知道.我想多半是要穆展好好照顾春烟之类的吧.初时尹风对他很是忌惮.日子长了两个人便又回到儿时模样.练武切磋.顺便把明月楼丢给了.我也很是高兴.太医已经诊断说不能怀孕的.沒想到竟然还是怀上了尹风的孩子.可能都是天意吧.是老天要补偿给我一个孩子.自从怀孕后我很是奇怪.脾气变得特别奇怪.有时候温柔得能够拧出水來.大多时候凶巴巴的.不是指挥尹风做这个就是那个.就连院子里的下人都开始协商一致.遇见我这个夫人要绕道走了.这一日我正吃着零嘴.肚子忽然隐隐作痛.我想是不是要生了.可是把脉的大夫明明说还有一两个月的呀.我越來越痛.后來直不起腰來.豆大的汗珠落下來……我想叫人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沒有.连春烟都出门采买东西了.那些下人也是绕着我走的.我苦笑.扯着树慢慢坠地.小腹上的疼痛越來越剧烈.我疼的死去活來.张着嘴大呼叫人.就是沒有人來.等到发现我的时候.我全身已经接近虚脱.整个人泡进了汗水缸子.下人们忙着请产婆烧开水.产婆來时我已经沒了说话的力气.见她的样子也知道情形不对.忽然小腹再次传來剧痛.我头一歪.听见产婆说了声“不好了.夫人是难产”就晕了过去.我感觉自己忽然飘了起來.身体被抽空了.飘飘荡荡地在空中盘旋.我大惊.张大嘴巴呼唤尹风春烟.可是他们好像看不见我的样子.直对着床榻上濒临死亡边缘的人.那个人.不是我吗.隐约好像还看到了苏霓裳狰狞的笑脸.她嘴巴大张着说着什么.我完全听不见......我迷糊了.隐隐猜测是自己的魂魄远离了肉身.我苦笑.早说生孩子是会死人的.难道我真的要死了.我不想死啊.我还要跟心爱的男人白头偕老.还有一个姐妹要陪伴.还有孩子要照顾.我真的不想死.可是飞在空中的我忽然沒了双足.跟着是小腿.我大惊.知道或许已经回天乏术.心里一疼……但见那床榻上的我悠悠转醒.一双眼清亮无比.我知这是回光返照.一咬牙不顾一切地冲向自己的肉、体.我还有未完成的心愿.尹风抱起我.他的脸紧紧贴着我的额头.我只有出气沒有进气地道:“照顾好……孩子……”他抓着我的手.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口中只道:“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死后……你要把我埋在……埋在翠倚……翠倚的旁边……还有春烟……”“夫人.春烟在这里.”春烟上來握着我的手.我简单说出几个字:“要好好……好好活着……”春烟泪奔于前.我痛的快要不能呼吸.强撑着一口气道:“穆展……穆展……”“夫人.”穆展也來了.“代我……代我照顾……采儿.还有我的两个孩子……也拜托你了……”这是他次握我的手.也许也是我人生的一次.我希冀看着.直到确定他点头.这才含泪复看了一眼两个幼小的生命.那么可爱的孩子.娘却.不能陪你们了……交代完身后事.我整个人陡然轻松.手一放就落了下去……“小葭儿.快醒醒.快醒醒.船要靠岸了.”有人忽然摇动我的肩膀.我睁开眼.感觉自己嘴角还有黏糊糊的东西.我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用帕子揩干净.居然是我的口水.我居然大白天做了这样一个离奇的梦.可是梦境是这样的真实.真实得我还能感觉到孩子从肚子里分离出來的疼痛感.再看自己瘪瘪的肚子……是做梦.从穿來一直到嫁入王府.遇到尹临.我以为他是我生命中个也是一个男子.我对他交了心.每一步都以他为先.事事为他考虑.只要他一句话我便可以飞入天堂也可瞬间跌入地狱.我以为那就是爱情.就该是组成爱情的酸甜苦辣.但我怎样也沒有料到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事先的策划.我以为的历尽千帆.到头來.却只是抽丝剥茧.一层层揭开他残忍的真面目.这样......其实也好.虽然痛心虽然为过去的自己感到不值得.但至少不会觉得有所愧疚了.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待在尹风的身边.与他相依相偎直到终老.我常常想如果当初不是尹临伙同人篡改了先皇的圣旨.那么我一开始就要嫁的人是尹风.我们还会不会像现在一样相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未來的路.我不会孤单也不会孤寂.因为我身边不止有尹风.还有春烟和穆展的陪伴.我们正在南下的船上.为明日谱写更加美好的篇章.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阜新医院治疗癫痫病
西藏治妇科好的医院
通辽治白癜风医院
自贡治牛皮癣研究院
深圳子宫内膜引起出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