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真尊传 第七百五十六章 你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吗

2019-10-12 22:41: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尊传 第七百五十六章 你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吗

…………

“三师姐!!”

“三师姐!!”

焦虑,担心,不敢看,恨不得冲上去,小沫儿满脸泪花,晶莹的泪水滴答滴答不要命的流淌下来,每一滴都是那么动人心魄,秦风拉住小沫儿,不让她出去,小沫儿疯狂挣脱秦风的手,无奈,无法挣脱。

“小沫儿,冷静下来,三师姐还没死呢?比赛还得要继续,你不能上去,否则那些人也会上去的,结果只会更加糟糕。”秦风耐心劝住,心中何尝不想上去呢,可没有办法,他不能上去,只能这么看着。

只要三师姐没有跌落擂台,他就不能动手,别人也知道这个,忍住了疯狂的冲动,不断警告自己还不能上去,秦风可以感受到几个师兄呼吸都急促了,气息一下子萦乱起来,眼神变得凌厉。

秦风知道,三师姐出现什么危险,他们就会迫不及待出手,还轮不到小沫儿和九儿两个小女孩担心,九儿虽然口中不说,身体颤抖练练,紧张看着擂台,时而碰触秦风,秦风眯着眼睛看着擂台。

擂台上面,三师姐背后鲜红色一片,深深凹陷进去,煞是恐怖,衣服已经破碎了,依稀间可以看到皎白的肌肤,伤口处血r模糊,疼痛不断刺着三师姐,三师姐呲牙咧嘴,鲜血大口大口从口中喷出来,鲜红色的嘴唇娇艳欲滴,妖艳得不可方物。

“这下子惨了,这个混蛋竟然如此很辣,完全不顾生死,竟然以死拼命,都不要命了。”三师姐心中震撼的同时,眉头深深紧锁,串联万物,看张翔的目光都有些不同,隐晦多了。

张翔y狠盯着三师姐,看着她皱紧的眉头,身体摇摇欲坠,疼痛刺激着她,让她无法站稳,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身上鲜血不断流淌,滴答滴答,脸上还沾有几滴鲜血,视线清晰地盯着三师姐,嘴角微微裂开。

“哈哈,哈哈,这个感觉好久都没有尝试过了,血y的味道依然是那么美味,都舍不得抛弃这种美妙的感觉了,你说我是要杀你好,还是放过你好呢?”

张翔双眼血红凝视三师姐,三师姐冷哼一声,大声道:“小子,有本事就杀了我,就会在这里唧唧歪歪的,算什么男人,真啰嗦。”

张翔愣住了,认真望着三师姐,三师姐挺起了胸膛,骄傲得不肯低头道:“看什么看,无胆匪类,就知道啰啰嗦嗦,要是真的这么厉害,就冲过来。”

激将,就是要刺激你,三师姐心中如是想着,可是张翔不吃这一套,撇了她一眼,双手挥动御兽幡,口中喃喃着一些三师姐听不懂的话,一顿话语之后,御兽幡上裂开i了一个口子,从中冒出来了一只巨大的兽头,随后是身体,四肢,巨大的头颅,似虎非虎,似狼非狼,凶悍的气息迎面扑来。

三师姐身体一紧,眼神变得凝重起来,手中的剑握得更加紧了,巨大妖兽走出来之后,站在那里,都可以的感受那股彪悍而肆虐的气息,一双集中在一点的眼眸,散发出让人惊悚的寒光,张翔御兽幡一收,凝视着这只妖兽。

“既然你这么嚣张,我就让你生不如死,御兽之融兽术。”

光芒闪烁,妖兽怒吼一声,急速奔跑,穿过了张翔的身躯,直接融合进去,身体发出咔嚓声响,手指变长,指甲凌厉,一根根毛发从身体上冒出来,牙齿变长且锋利,衣服破碎,腥风血气迎面而来,瞬间弥漫在整个擂台上,恍如一只疯狂的妖兽。

“这是……。”

“妖术……,还是妖兽……。”

“这还能继续战斗吗?”

“三师姐要完蛋了吗?”

气势冲天,强悍的气势,凶悍的双眼,张无根微笑着,观察着众人的表情,心中得意洋洋,蔑视道:“你们惊呆了吧?哼,让你们嚣张,这次你们九星天派的人还不完蛋。”

张翔身上气势一升再升,达到了一个顶点,双眼赤红注视三师姐,灵力一起,一顿腥风血雨,扑面而来,三师姐挥剑砍击,一剑切割,张翔已经不在那里了,留下了一个残影,吃过7一次亏的三师姐,想都不想,一个回马枪,向后面凌厉刺出一剑。

呲啦

滴答

鲜血的腥味涌入鼻中,三师姐都还没来得及开心,一击重拳轰击下来,身体噗通一下倒在地面上,随后,一爪子狠狠撕裂过来,鲜血风暴掀起,一块手掌大小的r被撕裂开来,三师姐后脚一踢,张翔顿时被踢个人仰马翻,四肢朝天,三师姐趁机站起来,退步到几米远。

眉头凝紧,后背已经模糊一片,看都不敢看

,鲜血流失过多,脸色已经发白了,嘴唇也失去了红颜,剑都已经握不紧了,三师姐心中凝重道:“这么下去肯定不行,这家伙就是一个疯子,融兽术都出来,显然是不要命了,我不能这么被动了。”

出击,要出击,被打不是她东方倾的性格,可是,要如何反击?

“嘻嘻,嘻嘻,这血r就是不一般,比那些妖兽的都要好吃多了。”张翔毫不忌讳张口就是撕咬那块血r,血y流淌在他口中,红色的牙齿,大口大口咀嚼着,看的三师姐心惊r跳,内心的那道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

“你……。”

亲眼看着自己的r被一个活人这么吃下去了,心中愤怒,悲伤,恐惧,亦或是害怕,害怕自己也会变成这样,手不由得松开来了,眼睛不敢看。

“结束了。”秦风喃喃自语,三师姐已经输了,他缓缓放开了小沫儿的手,灵力运转起来,小沫儿疑惑看了一眼秦风,就没有多看,继续看着擂台。

三师姐神色有些恍惚,张翔就看中了这一刻,y沉的眼中闪烁过一丝邪笑,手上凝练出一击重击,闪烁之中,就出现在三师姐背后,爪子穿c而出。

剑在后,而人在前,三师姐一剑横c背后,下意识挡住了这一击,身体却想流星一样飞出去,翻滚在地面上,狼狈不堪,张翔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三师姐,追击过去,腥风扑来,三师姐勉强挡住了几击之后,身心疲惫,内心恐惧驱使之下,没挡住一击,身体再一次飞出去。

“哈哈,你不是很嚣张的吗?起来啊?拔剑战斗啊!”张翔一脚落在三师姐的身体上,鲜血溅飞,砰砰,三师姐落地,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擂台上遍布血y,不知道是三师姐的还是张翔的。

“我……。”三师姐咬牙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刚刚站起来一点,迎面就被一脚踢翻了,起来,一脚踢翻,起来,再踢翻,再起来,如此反复的,终于,三师姐站不起来了,躺在擂台上大口气喘息着。

苍白的脸颊,让人可怜的模样,由然生怜,可是张翔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好人,而是一头妖兽,怜香惜玉,不好意思,他不懂,一脚又一脚,疯狂揉捻着三师姐,每一脚都痛在每一个九星天派的弟子心上,先是无垢师兄,接着就是三师东方倾,伤痕累累。

“你说这一次踢你这里好呢,还是那里呢?”张翔邪笑指着三师姐的腹部和后背,突然一脚踢后背那处伤口上,脚尖深陷进去,揉动着那些模糊的血r,锥心的痛。

“啊啊啊啊!”

这一次,三师姐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叫,声音悲哀而动人心魄,秦风按捺不住身躯,走上擂台,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个书呆子,一手捉住了张翔的脚,手轻轻一拍,恍惚间,那里出现了阵阵的声音,朗朗书声,滴滴水声,还有那美妙的鸟叫声。

猝不及防之下,张翔飞出去了,一直到了几米远,才停下来,胸口一顿,鲜血一喷,洒落地面,他抱起了三师姐的身躯,递过来给一边的秦风,秦风注视着他,接过来三师姐的身躯,手心一荡,一枚丹药塞进了三师姐的口中,丹药入口,三师姐气息稳定下来,凝眼看了看秦风,再看看五师兄闻不语,嬉笑道:“秦风师弟,五师弟,你们来了,让你们j见笑了。”

头一歪,就晕过去了,秦风没有立刻就走,凝眼再看一眼五师兄,五师兄笑了,淡淡的笑容中充满了无限的自信,秦风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五师兄,小心一点,我先走了。”

秦风抱着三师姐的身躯一晃,消失在原地,擂台上只剩下了两个人,五师兄闻不语,御兽派闻不语。

“你是谁?”

五师兄没有回答,冷眼看过去,眼神平静无波,张翔眼神一凝,一股压力涌上心头,心中生出了一种恐惧的心理,本能感觉这个人很危险。

“不可能,这个人应该不厉害,不然我怎么没听过有这么一个人,不会的,这是假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张翔心中不断反驳着那中感觉,五师兄依然是那么平淡,静静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你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吗?”

滁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丽水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无锡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滁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丽水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