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锦色医香

2019-07-27 18:1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楚画梁回到楚国公府的时候,早已过了饭点,自然是没人会想着给她留饭的。∮杂∝志∝虫∮她也不在意,吩咐柳丝去厨下煮碗粥来,又将刘皇后所赐的那柄绿玉如意拿出来欣赏了一会儿,这才锁进箱子里。如意——这是刘皇后暗示她,她会如意。楚画梁当然不信刘皇后这么好说话,不过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了,横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料来刘皇后也不敢拿五皇子的名声陪她一块儿作践。不过,相信这会儿中宫已经乱成一团了吧,想必刘皇后近不会想到来找她茬了。一边哼着歌,她顺手将拢在衣袖中的针囊检查了一遍,重新收好。今天定制的衣服和首饰虽然拿不回来,可针灸用的银针,随便找家药铺就能买到,虽然外卖的都是普通的,而有名的大夫都是自己订制银针的,可楚画梁连现代那种机器流水线做出来的针都不嫌弃,又怎么会嫌弃这些手工制品呢?入宫虽然要检查不能携带凶器,可像她这样的身份,也没细致检查到连针都带不进去。人身上那么多经脉穴道,对于一个针灸师来说,只要轻轻一针,还不是想哪儿疼就哪儿疼?保证就是太医都检查不出原因来!好一会儿,柳丝才提着一个篮子气呼呼地回来,眼眶都红红的。“怎么了?”楚画梁皱了皱眉。“小姐,他们太过分了!”柳丝抹了把眼泪,哽咽道,“说什么皇后娘娘一向宠爱小姐,肯定会在宫里留饭,就没准备小姐的晚膳,现下厨房的火都熄了,不好煮粥,只剩下丫头们吃剩下的几个馒头,还是冷的!”“哦。”楚画梁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就这小事?”“可明明还有一个小炉子生着火,说是温着二小姐睡前要喝的燕窝粥!”柳丝气道。楚画梁歪歪头,有点不能理解她的气愤。弱肉强食,这世道,无权无势又无能的人当然活该吃亏,想不受气更容易,让自己有这个实力就可以了,这里可没这么甜,还流行什么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眼泪……在不在乎你的人眼里,是没用的东西。篮子里是三个冷硬的馒头,以及一壶热茶,看着就让人倒胃口。“你吃吧。”楚画梁只扫了一眼便起身往外走去。“小姐您去哪儿?”柳丝傻傻地问道。“出去吃饭!”楚画梁答道。作为一个曾经活了二十年从未下过厨的人来说,家里没做饭算是什么大事?就算没了外卖,还不能自己下馆子么!“可……”柳丝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当然,楚画梁也没想着能安稳走出去,反正一回生二回熟,轻松就爬上了院子里的树——楚国公府的守卫不是稀松,而是守卫只防着有人潜入府内,怎么也不会防着自家大小姐不走正门去翻墙,还一天翻两次!天色已黑,华灯初上,楚画梁拎着裙子摸黑往下一跳——“啊!”墙下传来一声低呼。楚画梁半空中撞上什么东西,失去平衡,本以为会摔个鼻青脸肿,却没想到身下的地面软硬适中,居然还有温度?摸摸,手感很不错!“小、小姐,能麻烦你先起来吗?”身下传来一个隐忍的声音。楚画梁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翻了两次墙都被人撞上,要不要这么好运的?正好阴云散开,冷冷的月光照进巷子里,她一低头,直直对上一张俊美的容颜,不由得怔了怔,奇道:“你是那位……慕容二公子?”“楚大小姐。”慕容筝哑然。这里虽然是楚国公府的外墙,可他原本也以为是哪个不守规矩的丫头,怎么也想不到堂堂国公嫡长女竟然一个人趁夜翻墙出府,莫不是想私奔?也不对,听说这姑娘痴恋五皇子。或许是贴得太近,楚画梁又是几乎整个人骑在他腰腹上,使得那张精致的脸庞慢慢从耳下泛起了红,呼吸也急促起来。“哎呀抱歉!”楚画梁反应过来,一跃而起,顺手拽着他的手腕拉了一把,把他拉起来,心里却有些奇怪。虽说天黑了点,可是以她的警觉性,跳下去之前居然完全没察觉下面有人经过?“呃……谢谢。”慕容筝有些不适应地回道。“糟了!”楚画梁一拍脑袋,想起传言中慕容筝身体极差的事来,顿时忙不迭地去抓他的脉。天地良心,我可不是故意压你的,千万不要压出毛病来啊!然而,一摸上脉门,她又是一愣:“咦?”慕容筝也吓了一跳,偏过头去咳嗽了几声。“奇怪,你居然还活着。”楚画梁嘀咕着,惊疑不定地看了他几眼。脸色不太好,可怎么看也不像是身患绝症的模样,而这脉象也特别奇怪,刚开始时毫无异状,甚至比普通人都健康,可一会儿功夫就越来越快,要是正常人跳成这样,还不血脉沸腾爆体而亡?可他不仅还活得好好的,那脸色苍白分明还是血行不足的症状!“在下天生绝症,并非小姐的过失,小姐不必往心里去。”慕容筝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心里也着实吓了一跳。被摸到脉门才发现,这位大小姐竟是懂医术的,幸亏自己立即用内力促进脉搏才蒙混过去,不过也不知道她的医术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看出什么了。“是吗?”楚画梁有些迟疑。如果老师在这里,肯定能看出这是什么怪病吧?而她这个半吊子治伤青出于蓝,可看病实在技术不佳。也许……是她看得不对?“往那边走!追!”就在这一片诡异的气氛中,巷口处传来一阵呼喊声。慕容筝的神色微微一变。“找你的?”楚画梁脱口而出。“怎么可能?”慕容筝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神看着她,委屈道,“我堂堂豫王府二公子,又手无缚鸡之力的,怎么能招惹皇城禁军。”“禁军?”楚画梁奇道。“刚刚听说好像是哪位高官府中闹了刺客。”慕容筝解释道。“哦,那……”楚画梁干巴巴地应了一声,考虑着这时候一个人出去找酒楼吃饭是不是合适,猛然间,整个人一转,被慕容筝搂在怀里往墙上一靠,下意识就一个肘击过去,“你干嘛?”“嘶——”慕容筝一声闷哼,脑门都冒出汗来。一个弱女子,怎么会这么大力气!“你还好吧?”楚画梁出手才想起来,眼前的登徒子可是个随时要翘辫子的病秧子,而她练习的功夫虽然没有古人的所谓内力,但却是实用的,而她作为一个外科医生,清楚人身上打哪儿才痛,这万一把慕容公子打死了,毁尸灭迹可是很烦的!“不好,快死了。”慕容筝“哼哼”两声,整个人挂在她身上。“喂喂喂!”楚画梁用的可不是她自己那具千锤百炼的身体,这娇滴滴弱不禁风的底子,被个大男人的全身重量一扑,顿时脚下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她眼底腾起一篇黑气,正要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踢开,巷口却出现了举着火把的禁军身影。

固原性病治疗研究院哪家好
绵阳专治牛皮癣的医院
乌海牛皮癣医院
中山的专科研究院治牛皮癣
伊春输卵管堵塞的治疗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