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又是一年槐花開

2019-06-05 21:25: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又是一年槐花开

  李鹏 五月,是家乡槐花盛开的季节,也是母亲翘首张望的日子。 家乡盛产槐树,无论是村内还是田间地头,到处都有。每年的五月,槐花盛开,一串串一簇簇晶莹的白啊,堆满了枝头,远远望去,像是落了一树厚厚的雪。小时候,这便是我们小伙伴的开心节日,一个个如猴子般的爬上树,一串串捋着吃个痛快,那叫一个香甜。 童年时候,家里并不富裕,可母亲总是千方百计想法让我们吃点好的,所以每到春天槐花开,巧手的母亲总爬上树摘下一串串沉沉甸甸的槐花,做成可口的槐花菜给我们兄妹改善伙食,或蒸、或炒、或凉拌、或煎,都是美味。18岁那年3月,我高中毕业入伍。临行前,母亲和我在院里的老槐树下呆了一夜,说了一夜的话。 以后的日子,每年槐花开放,我总是想起故乡,想起槐花树下年迈母亲的身影。 每年槐花开的时候,母亲总会问我能否回家。能回,母亲自然高兴,天天变着花样给我做槐花吃;不能回,母亲也没怨言,毕竟儿子穿着军装的人。此时,母亲精心烫过晒干的槐花便从家乡打包寄来。这就是母亲的爱,见不到时渴望想念,但从不打扰和耽误我的工作,像槐花一样沉静、芬芳,香透每个季节,香透我的心房。 母亲没上过学,但却支持父亲考上了大学,培养了我们兄妹4个大学生。 2012年3月,在空军部队服役了23年的我脱下军装,转业到地方工作。在选择工作时,当亲戚朋友得知我要选择进入海监行列时,都纷纷劝我放弃,说在空军干了二十几年,制服也该穿够了。母亲却说:不要听别人的意见,自己喜欢就去做。到海上也没什么不好,我还是喜欢看你穿制服的样子,妈支持你。当年9月,我如愿走进了中国海监广西区总队,成为了一名海监执法员。从此,母亲嘴里向别人炫耀多的话便是我儿子是保护海洋的。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基本不看电视的母亲开始关注海洋,特别是有关钓鱼岛、黄岩岛的。2014年4月,我即将首次随区总队1000吨级海监船赴南沙执行任务,出海之前回家探望。母亲尽管很开心,但还是一通埋怨:有任务了,还回来干啥?我有你弟弟妹妹照顾就行了,呆两天赶快回去吧。等你出海回来槐花就开了,我给你留着。 母亲知道我有晕车的毛病,也知道我肯定晕船,但在家的两天里,她一句也不说。当弟弟妹妹问出海是否有危险时,母亲平静地说:他是军人出身,有危险也不能缩头。后来小妹说,我走后,母亲常看海洋天气预报,每天念叨:不知道你哥到那里了?海上风浪不知道大不大?他们任务完成了没?5月初,完成任务返回到南宁,得知母亲因病住院时,心里很难受。但因工作原因,我无法立即赶回老家看望母亲。我给她打,答应她一忙完就回去。母亲却轻声笑着劝慰我:别太挂念家里,既然穿着那身制服,就要干好份内事。过两天我把晒干的槐花给你打包寄来。 槐花一年年盛开,我们一年年长大,母亲也日渐老去。在我心里,母亲的爱是朴实的,如同那槐花,静静开放,满树清香。母亲的爱是崇高的,如同那槐花,百花中尽显洁白!

排卵期出血小腹疼
排卵期少量出血
经期推后颜色发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