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Google的雄心IO大会后与PageP

2019-03-10 23:57:03 | 来源: 法律

Google 的雄心:I/O 大会后与 Page、Pichai 的访谈 互联巨人 Google,一举一动都影响着这个行业的发展方向,从搜索、地图等软件应用到现在 Google Glass、Nexus 系列硬件的发布,Google 究竟想给我们创造一个怎样的世界?

*本文作者简介:Farhad Manjoo 是一名兼作家。Slate magazine 前员工,现为《华尔街》、《纽约时报》科技专栏作者,同时为 National Public Radio 供稿。本文选自:NYTIMES译者:emmabee

上周三Google 开发者大会的主题演讲结束不久,我就被领进了旧金山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后台。

工作人员在我们身边忙得打转,闪光灯不停咔嚓咔嚓。幸运的是,我在后台采访到 Larry Page 和 Sundar Pichai,一位是 Google 现任执行官,另一位则是负责 Android 和 Chrome 的 Google 高级副总裁。至于另一位创始人 Sergey Brin,他虽然也在后台来回走动,但并没有参与我们本次为期半小时的访谈。

我们谈了很多事情,有关 Google 为何致力于引领计算机进入多设备互联的时代,在这个过程有可能遇到的阻碍,以及现在 Google 在各方面向外表现出的野心,谈到了他们是否在意这一切会改变人们对 Google 的印象。

我本来已经把这次对话整理成了一篇专栏,但是 Page 和 Pichai 两位的先生其他观点同样值得一看。于是便有了下面这篇更完整的对话。

问:今天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对外公开 Android 将不仅仅作为平台存在——将会有更多设备能够运行 Android 系统。那么,Google 的服务将来会在各种设备之间扮演怎样的角色,Google 对此有什么大计划吗?

Larry Page :这个问题太宽泛了。我们一直都在说现在是屏幕设备的天下。你看,现在手表、电视、笔记本电脑、平板、一应俱全,每一款设备都能带来完美的交互体验,这是的多屏时代。

但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我们今天特别高兴,能见到这么多开发者——如果我们足够了解自己的产品,那么用户就能更好地理解我们的理念,得到更好的用户体验,而开发者们也能更轻松地开发新应用。

问:现在这个充斥着屏幕的世界对人们生活有何影响?

Larry Page:我花在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但是更大的屏幕用起来也很赞,有配件可用的话也不错。我们实现了很多基础功能,例如 Chrome 的标签同步及跨设备登陆 Gmail 等功能。虽然大家用这些功能的时候感觉不到什么,但如果你每天用到它们次数多的话,你会发现这几个功能的确给你带来很多方便。

Sundar Pichai:我也觉得我们正站在一个巨大的历史机遇面前。现在计算机能自动完成很多事情。但使用计算机一定会有这样一个转变过程:从教计算机为我们做事到计算机自动为我们做事。举个后阶段的例子,我出门接孩子回家,我的汽车能感知到他们踏进车门,然后自动播放他们爱听的歌。

问: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可能遇见的麻烦?

Larry Page: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工作嘛。说永远比做容易。

问:你没有担心过,连接到 Google 的设备越多,不仅仅会带来隐私问题,甚至还会有别的更令人担忧的问题吗?

Larry Page:互联和移动设备正在逐渐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这几年的巨大变化。所有人都知道生活在变,却不知究竟如何在变,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用到的技术。正因为如此,生活仍然充满不确定性。而 Google 会给出答案,我们将用丰富的产品线、完善的服务和的技术,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让所有人都生活得更好。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好的,人们肯定能够理解我们——这之后我们才会考虑下一阶段的事情。

问:你意思是产品的功能可以改变人们对产品的印象?

Larry Page:是的,如果我们在人们见到实物前推出这个产品,负面效应肯定大于正面效应。这也是我们多年经验得出的结论。对客户而言,实打实的产品体验是重要的,否则功能未实现之前你会经常担心受怕,想这想那儿。

把问题大而化小,小而化无不是解决办法。我并不害怕产品出现问题,事实上我很高兴产品还有进步空间。如果太过于担忧这个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我们反而不能沉下心将产品功能一一实现。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医疗问题就是陷入了这个窘况。繁琐的规章制度对数据限制太多,导致人们反而无法得益于新的医疗方案。

现在我们没有挖掘医疗健康类数据。如果我们有这部分数据,明年可能就能救下十万人的生命。我很担心将来媒体和政府的宣传会消除人们对全民医疗的顾虑,每个人无忧无虑地想,大家依赖全民医疗就行了。但实际上这是任何医疗方案都做不到的事情,没有万能的东西。这实在是个糟糕的结局。

问:那你们的想法是?

Larry Page:我正要说这个,老实说医疗改革的实行过程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我们真正应该思考的是即将发生在自己生活中的变化,而不是去夸大事实。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鼓励人们保持乐观,带着积极的心态去看待未来。

问:Google 近买下了 Nest 和 Dropcam,却卖掉了摩托罗拉。Google 在硬件方面是怎么想的?

Sundar Pichai:Larry 和 Sergey 创立了 Google,其中打动我的一个地方就是每个人都能受益于 Google。我们极其渴望将自己的服务推送给每一位用户,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就需要和友商合作。用户至上永远是我们执行每一步行动的核心理念。

Larry Page:嗯,这也是我们为 iOS 开发服务的原因。

Sundar Pichai:我们做硬件是因为我们有义务引领这个行业,找准互联未来发展方向,这也是为什么会有 Nexus 系列。说的高大上一点就是,我们想打造一个大型的互联生态系统。

问:那么 Nest 和 Dropcam 在这个生态系统里的作用是?

Larry Page:Nest 的团队非常厉害。我十年前就买过智能家居概念的物品,我热衷于装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它们没啥实际作用。智能家居市场还能年轻,Nest 有能力引领智能家居市场。虽然现在还只是个初步设想,但完全可以期待。

Sundar Pichai:其实 Nest 只是实现智能家居的其中一环,我们支持智能家居产品百花齐放。

问:收购 Nest 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这个团队能提高 Google 硬件的整体质量—— Nest 团队擅长硬件,Google 其他硬件设备是否也需要他们的专业意见?

Larry Page:这个传言很多,但这不是收购 Nest 的初始原因。收购 Nest 也花了我们挺多钱,因为他们的产品受众很广,这对 Google 也十分有利。所以那些说我们想要分散 Nest 团队精力,安排他们做别的的流言,都是没有根据的。

我们现在想要 Nest 成为一个运行完整的公司和品牌,在智能家居这个新领域里成为领头羊,这才是我们想要的。

问:Google+ 现在运营方向是什么?

Larry Page:Google+ 还有很多要去完善,而且我也是 Google+ 的忠实用户。你看了那几个介绍怎样使用 Chromecast 和 Google+ 互动的视频没?这类互联真让人兴奋。Google+ 的变化挺大的,每次更新完用户似乎总在感叹:“WOW,这是发生了什么?”但于 Google 的工作人员而言,我们非常乐于为用户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功能,使 Google+ 成长为一个更好的社区。从我们对外开放 Google+ 那时候开始,它就一直在大跨步成长,它的服务也一定会日臻完善。

问:对你们而言,

Google的雄心IO大会后与PageP

Google+ 的“社交”效用还像两年前一样重要吗?

Larry Page:嗯,真发生点什么事的话,说不定“社交”会比两年前起到更大作用。我们拥有一个积极、专业的社交团队。通过分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享和身份识别,我们能提升 Google 的服务质量。研究这些对公司有很深远的影响。

当人们谈论 Google+ 的时候,他们会立马反应,“刷首页去。”但对我们来说,Google+ 还包括 Google Play 里的应用评论。我们重视用户的每一句话,从而使我们的社区能够变得更好。

问:本月初,欧联通过了一条有关“被遗忘权”的法令(用户如果有要求,搜索引擎必须删除跟本人无关和过时的数据链接)。关于这条法令你的观点是?

Larry Page:“被遗忘权”这条法令的意思是,虽然你自己可能忘不掉一件事,但是你可以选择让自己从这件事里销声匿迹,选择被人们遗忘。互联上一个重要议题就是搜索结果会怎样表现人们的线上形象。迄今为止,我们能坦然地说 Google 一直在尽的努力,展现每个人互联上真实的一面。我们已经为此奋斗了有 15 个年头了,意义非凡。我们就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自然有义务去尽可能地还原世界的本色面貌。

所以欧联那条法令的确惊到了我们——这是一条不同以往的声明。我们现在已经习惯,有你们负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但在以前记录所发生的事情还不是某个职业或某家公司必须承担的。而现在考虑到那条法令,很明显,我们会妥协。大概下周,我们就会移除某些内容。我们也是尽自己所能吧。

我觉得之前如果在这方面能有更细致的讨论,像法令的目标具体是什么,怎样实施,法令实施起来会更高效。其实,有比颁布法令强制更好的解决方法。之前的系统,是从数据发布源站删除内容,所以信息源一删除,其他所有链接都会失效。但是现在的规定是,数据需要去每个发布站删。所以如果你是那位想删除过往记录的用户,你必须上各家刊登过那条信息的站逐一删除信息。后者显然更浪费时间。

问:我想回到开始那个有关 Google 对外形象的问题。Google 也遇到过不少反对者吧?

Larry Page:这里是旧金山,有反对的声音,不奇怪。

问:你们觉得这些反对者是为反对而反对?世界发展太快,人们担心科技发展过于影响他们的生活——你们认为他们的反对是对未来的一种担忧吗?

Larry Page:当然,人们会忧心科技发展过快。这种担忧其实也有利于科技的发展。但旧金山这边抗议的问题都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旧金山的抗议传统历史悠久,所以有的抗议其实和我们公司也没啥关系。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公司只是个噱头,用来吸引大众注意力而已。我遇到过抱怨 C.I.A. 的,别的大概也有但我还没亲眼见到,跟 Google 关系都不大。作为一家大公司,是很容易成为靶子。但大家还是别这么做吧。

Sundar Pichai:我们也做了很多,旧金山经常会发起倡议活动。总的来说,这种公开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Google 也需要这种正面的倡议。科学技术发展迅捷,大家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我们理解有时候会产生一些忧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