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蛇后

2019-07-27 17:06: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蛇后 恩恩怨怨终结清(此卷完)轩辕逸风大婚的时候,作为蛇族的一员,司徒明亮也来了。只是,他这一次前来,让大家都很揪心。他不再意气风发,也不在嚣张跋扈,满脸的络腮胡须,跟他的年纪极其不符合。“司徒明亮。”看见他前来,轩辕语昊上前迎去:“你还好吧?”听见他的声音就好像是听见了救命稻草,司徒明亮紧紧抓着轩辕语昊的手说道:“轩辕语昊,你是怎么将钟离雅救回来的?为什么我就是办不到啊?”“你心不够诚吧!”轩辕语昊说道:“你有去好好求观世音菩萨吗?”“我……”司徒明亮顿时哑口无言。他心不够诚吗?或许吧!“如果你真的想救柔柔,那么就拿出你的诚心,观世音菩萨会帮助你的。”轩辕语昊再次重申:“有些事情,我们外人根本就帮不了你什么,只能靠你自己了。”虽然知道,要想救柔柔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也不想司徒明亮失去斗志,轩辕语昊也只好这样说。“司徒明亮,你来了。”看见轩辕语昊和司徒明亮在说话,钟离雅也过来了。她看见司徒明亮身后没有人,自觉的没有询问柔柔,就怕触及他伤心往事。“钟离雅,如果你当初跟我在一起,我会这样痛苦吗?”司徒明亮直瞪瞪看着钟离雅。“司徒明亮,不好意思,我以前就说的很明确了。我心里只有昊,即使你将我掠去了,那也没有用。你只是得到一具躯壳,有什么用呢?”钟离雅再次重申。“钟离雅,我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有死过?”司徒明亮不善的问道。“司徒明亮,你……”轩辕语昊有些冲动,被钟离雅拉住了:“昊,今天是逸风大喜的日子,我们不能制造事端。”随后她冲着司徒明亮说道:“我到现在身上还留有伤疤,而这些伤疤都是柔柔造成,你想看吗?”她柔柔弱弱,并不代表就可以被人欺负。既然司徒明亮来者不善,那么她也无须对他客气。揭伤疤这种事情,谁都会做,只是看愿不愿意做而已。“钟离雅,你……”司徒明亮恨恨的看着她:“一切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柔柔也不会离开我了。”“司徒明亮,说到底,其实都是你自己的错。”钟离雅开解他:“要不是你太贪心,又怎么会中了柔柔的诡计呢?”“不许你这样中伤柔柔,她在我心目中一直是温柔的化身,倒是你,简直就是蛇蝎心肠。”司徒明亮很恨他们,不想看他们夫妻之间的恩恩爱爱,他和他们自己的恩恩怨怨,也是该到时候结清了:“轩辕语昊,今天是蛇王和蛇后大喜的日子,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等着,明天我会上慈善堂来找你们的。有些事情,我们是要解决的了。”说完,气呼呼的走了。看着他离去时那恨不得将所有人都杀光的模样,让钟离雅很担心:“昊,你说怎么办啊?”“雅儿,有些事情,我们是要解决的了。”他不能一再的隐忍,这样就会让对方有机可乘,继而伤害他心爱的人。轩辕逸风已经成亲了。轩辕逸云也已经和竹琳有孩子了。其他两个蛇宝宝在上官决的教育下,更是为蛇族做出了大量的贡献。至于小宝贝,由她小时候就钦定的那个小男孩保护着,两个人倒也是你情我愿,很是恩爱。现在,他担心的就是钟离雅了。她心太善,要是司徒明亮使什么诡计的话,她一定会受伤的。唯有一次性解决司徒明亮的事情,才可以一劳永逸,永无后患。“爹,娘,你们怎么在这里啊?”轩辕逸云出来找人,看见他们相互拥在一起,似乎在欣赏外面美丽的月光:“蛇王和蛇后在找你们呢。”“雅儿,我们进去吧。”轩辕语昊搂着钟离雅进去了,看轩辕逸云还站在那里,于是喊道:“逸云,你不走吗?”“来了。”轩辕逸云有些疑惑,因为他在轩辕逸云和钟离雅所在的地方不远处,就闻到了司徒明亮的气味。看来,他是找轩辕语昊和钟离雅的麻烦了。这司徒明亮前世一定是蚂蟥投胎,要不然干嘛这样死死盯住轩辕语昊和钟离雅啊?虽然他不知道司徒明亮要怎么对付轩辕语昊和钟离雅,但是他可以告诉轩辕逸风,有他那英明神武的大哥在,没有什么难事不可以解决的。但今天是轩辕逸风大喜的日子,自己还是先不要跟他说了。明天吧!明天他就找轩辕逸风商量,怎么样对付司徒明亮。轩辕语昊和钟离雅来到轩辕逸风面前,看见蛇王和蛇后正跟大家敬酒,也就没有过去打搅,就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他们。“雅儿,我怎么感觉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啊。”轩辕语昊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雅儿,我们晚上也洞房吧!”“你说什么胡话呢。”他们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还这样不正经的。“我说的是真心话。”轩辕语昊举起手指要发誓般,被钟离雅急忙拉下了:“昊,你又玩。”这些天,因为小宝贝也长大了,轩辕语昊有时候会呆在慈善堂跟那些小朋友一起玩,时间久了,他的童心也出来了。有时候,轩辕语昊会捉弄慈善堂的每一个帮忙的人;有时候,自己也会变成他手里的玩具。“爹,娘。”轩辕逸风拉着自己新婚的妻子,来到他们面前:“你们怎么都没有入席?”“我这不是带你娘出去逛逛嘛!”不想让轩辕逸风担心,轩辕语昊只好随便找个借口说道。“蛇窟和以前没有多大变化吧?”轩辕逸风自豪的说:“或许,应该说比以前更好了吧!”“对!”轩辕语昊称赞着:“以后,你要管理得更好。”这时小宝贝看见他们,也跑了过来:“爹,娘,我可想死你们了。”“丫头,都已经快成别人的娘了,还这样胡作非为啊?”轩辕语昊假意瞪着她。“喂,有人瞪着你家娘子呢,也不好好教训他。”小宝贝才不管眼前的是不是她爹,抓住身旁的人说道。“参见岳父,参见岳母。”当年的小男孩,现在也已经成了大男人了,有所担当了。“还是他好。”轩辕语昊笑着说道。“爹,娘,敢情你们是来抢蛇王和蛇后风光的啊?”轩辕逸云走在后面,看着他们说的那样开心,也加入了。他们是很奇怪的一家,明明是父母兄弟姐妹,可彼此却不分大小,谁都可以批评谁,谁又都可以夸奖谁。父亲不是父亲,孩子不是孩子的。唯独他们尊敬的还是娘亲,她依旧是他们的娘亲,也他们父亲深爱的妻子,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一番说笑后,他们又开始了加入酒席中,只是这一次,彼此的位置都换过了。“雅儿,看来,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抱孙子了。”看他们一对对恩爱的样子,心里也高兴啊!钟离雅看着这和睦的场面,心里也开心。手又被轩辕语昊握着,她心里更加的暖了。至于明天的事情,就等到明天再说好了。但凡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第二天就到了。和司徒明亮没有约定时间,但轩辕语昊知道,他一定会自己找上门了,自己只要在慈善堂等着他就好了。正如轩辕语昊所想的,司徒明亮一早就来了,而且并未带一兵一卒,就只是独自前来。“轩辕语昊,你出来。”司徒明亮站在慈善堂门前,大大咧咧的喊着:“你有种就给我快点滚出来。”门房看见有人叫嚣,于是跑进去找轩辕语昊和钟离雅。正在吃饭的轩辕语昊对他说道:“让他等一下,就说我在吃饭,随后就去见他。”真是早不来,晚不来的。即使这样,和他约定好的轩辕语昊,还是要出去见他。同一时间,在蛇窟的轩辕逸云,一早就醒了,心里因为隐隐不安,所以昨晚也没有怎么睡好,也不管昨天是不是轩辕逸风的洞房花烛夜,就急匆匆的往蛇王的寝宫里跑,深怕不会惊醒轩辕逸风,还一路大叫着:“蛇王,蛇王,有急事啊!”轩辕逸风很早也醒了,他昨晚不是没有看见司徒明亮和轩辕语昊剑弩拔张的样子,心想着昨晚是他大喜的日子,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可是以后呢?当听见轩辕逸云大喊大叫的时候,他急忙拉开大门,让他进来:“逸云,出什么事情了吗?”“蛇王,没有,我心里就是有隐隐的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轩辕逸云说出心里的隐忧:“蛇王,你可能不知道,昨晚我去找爹和娘的时候,闻到在他们不远处有司徒明亮的气味,我怕他会对他们不利啊!”“我也看出来了。”轩辕逸风也附和着:“昨天那紧张的气氛,要不是司徒明亮先走了,我想爹真的会跟他动手的。”“那怎么办啊?我们一定要去保护娘啊!”轩辕逸云心里还是只记挂着钟离雅,至于轩辕语昊的安危,那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了。“好,我进去说一声,然后我们一起去。”毕竟,他们两个蛇宝宝从小就一直欺负司徒明亮,现在大了,要是不欺负他,是不是有些……几分钟后,轩辕逸风就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他新婚的妻子。“蛇后。”轩辕逸云行礼,对自己的大哥,他可以很随便,但是对这外族的大嫂,他就不得不行礼了。也不知道轩辕逸风为什么会找这样一个外族的人,她到底有什么好?轩辕逸云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二弟。”蛇后开口:“你以后还是叫我嫂子好了,不要这样拘束。”“那可不行!”轩辕逸云推却着:“这礼仪之术不可废。要是被娘知道,我会被生吞活剥的。”“没事,婆婆那里我会去说的。”蛇后开心的说道:“风,你不是说要去保护婆婆吗?快点走吧!要是晚了,可就不好了。”“对啊!”轩辕逸风带着他们,一起往慈善堂赶去。而因为他们赶得急,才正好赶上轩辕语昊和司徒明亮在对话的当口。“轩辕语昊,你敢情是当缩头乌龟了吧,要不然怎么会一直畏畏缩缩的,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司徒明亮叫嚣着,“还是,你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娘们,不敢跟我对决了?”可即使司徒明亮怎么说,轩辕语昊就是不生气,依旧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就好像他身边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好事情一样。“轩辕语昊,不过才一晚,你怎么就变成哑巴了?”司徒明亮不依不饶。而随后感到的太攀蛇一族的人听见司徒明亮对轩辕语昊这样不敬,心里倒对司徒明亮有些不满了。可碍于他是太攀蛇王,也都不敢说什么。“司徒明亮,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轩辕逸云冲动的跑到他面前:“我爹不说话,那是不想跟你这样的人计较,你有本事冲着我来啊!”“哟!护驾的人来了,怪不得这样悠哉悠哉的呢。”司徒明亮冷笑着说道:“轩辕语昊,你以前要女人保护,现在要小孩保护,你到底有没有胆啊?”“司徒明亮,你还是回去吧!”轩辕语昊终于是开口说话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跟你计较的。”“错,你不跟我计较,我要找你算账。”司徒明亮步步紧逼:“你以为自己什么都不说,就可以躲过去了吗?”“给你两个选择,要嘛将钟离雅让给我,要嘛你离开钟离雅。”司徒明亮就是不想看他们夫妻间的亲密:“或者,我给你第三个选择,那就是跟我对打一架。”“司徒明亮,我都不选,你还是省省心吧!”轩辕语昊继续劝着:“你不是说要去找柔柔吗?还是去找柔柔吧,或许你可以将她救回来。”“救回来?”司徒明亮凄凉的笑着:“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柔柔已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都不能翻身了。可你现在却对我说要,让我去救柔柔。这是讽刺还是嘲讽啊?”“司徒明亮,我不会再出手了。”而已就是说,轩辕语昊不会跟他打的。“你不打是不是?那我就将慈善堂里面的人都杀死,看你可以保护谁。”司徒明亮还真的是摆开了架势。“谁敢动慈善堂,就先过我这一关。”轩辕逸云一跃,来到慈善堂面前:“有我轩辕逸云在,谁都休想伤的了慈善堂里面的任何一个人。”太攀蛇里的族人也开口了,“王,还请三思啊!”这慈善堂,虽说是钟离雅这原先的蛇后办的,可是里面收留的却是各个族类的人。要是司徒明亮真的大开杀戒,那么他们太攀蛇就成了众人攻击的对象。到时候,恐怕太攀蛇一族就要灭亡了。“滚开。”司徒明亮大手一挥,将太攀蛇族人都推到一边:“我现在要找慈善堂的麻烦,你们不想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来阻挡我,是不是都不想活了?”“王。”太攀蛇族人纷纷阻止着。轩辕语昊看见他们焦急的模样,也只好说道:“各位,你们还是不要管这件事情了,就让他们将恩恩怨怨结清吧!”恩恩怨怨结清?太攀蛇的族人都不是很明白,于是问着:“蛇王,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于是,轩辕语昊将司徒明亮以前的所作所为跟他们说了一下:“现在两个蛇宝宝也长大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曾经要伤害他们的人。”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不说,只是希望司徒明亮会有所改变。太攀蛇的族人也知道,这段时间司徒明亮根本就是不想活了,一直在有事没事的找各族人的麻烦,一副十全想要找死的样子,看来,狼后的不见对他的打击很大啊!即使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司徒明亮还是没有忘记柔柔啊!“司徒明亮,现在放手还来得及。”轩辕语昊劝说着:“你根本就不是两个蛇宝宝的对手。”虽然,现在只有轩辕逸云出手,但是一旦情况不对,轩辕逸风岂会让人欺负轩辕逸云。即使,平时轩辕逸风一直都在欺负轩辕逸云,但要是被一个外人欺负轩辕逸云,这护短的轩辕逸风也是不肯的。“我不想活了,只想跟柔柔去做伴,你就让他们杀了我好了。”也不知道司徒明亮是愤怒,还是消极,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司徒明亮,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没有放下啊?”轩辕语昊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这样,柔柔看着也会伤心,你忍心让她伤心难过吗?你忍心让她在异世活得不安稳吗?”“轩辕语昊,这大道理你不用跟我说。”司徒明亮阻止着:“我现在只想快点见到柔柔,那么我就没有什么心愿了。”“王。”太攀蛇族人听见司徒明亮这样说,急忙跪在地上劝说着:“王,请你想想太攀蛇一族的人。”“我司徒明亮注定是要对不起大家了。”司徒明亮紧闭双眼:“如果伤害慈善堂里面的人,我就可以跟柔柔一样下十八层地狱的话,我会心甘情愿这样做的。”“等等。”钟离雅有些明白他话里的含义了,他今天就是本是要寻死的决心:“司徒明亮,你确定自己杀了这慈善堂里面所有的人就会跟柔柔一样,下十八层地狱吗?你为什么不想想,自己有可能不是跟柔柔一起呢?”“钟离雅,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司徒明亮不想听她说话:“即使我不能跟柔柔在一起,至少我们都在地狱里。”“司徒明亮,你为什么不想想,你可以在世间上做善事,弥补柔柔的过失。说不定,等你们若干年后,又会在某个不知名的年代相遇,岂不是更好。要是连你都下地狱去了,柔柔岂不是永远都没有翻身出地狱的可能性了。”“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司徒明亮捂着双耳:“今天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要这样做。”他似乎很坚持,而且也开始要攻击站在他面前的钟离雅了。轩辕语昊,轩辕逸风和轩辕逸云岂会眼睁睁的看着钟离雅被攻击,于是前者将钟离雅抱走,而两个蛇宝宝则是一左一右开始击打着司徒明亮。但两个蛇宝宝也很有风度,不想以多欺少,轩辕逸风暂时先休息了,就站在一边看着司徒明亮和轩辕逸云对打的场景。太攀蛇一族的看着司徒明亮从原先的强势,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劣势,情况也越来越不妙了。只见轩辕逸云一个猛翻身,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司徒明亮就是一掌。司徒明亮捂着胸口,口中“噗……”吐了大大一口血,然后双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王。”近司徒明亮的人跑过来,一摸他的脉搏:“王死了。”他大喊着。太攀蛇族人也不想找轩辕逸云算账,毕竟是司徒明亮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要不是他先挑衅,又怎么会遭遇现在这灭顶之灾呢?“我看看!”钟离雅是医者,她怎么可能会让伤者在她面前死亡呢。一番检查后,她对着司徒明亮的胸口,狠狠敲打着,只见司徒明亮“咳……咳”了几声,慢慢睁开了双眼:“司徒明亮,死过一次的感觉怎么样?”“你……我……”司徒明亮无语的看着他们。这兴的就是太攀蛇一族的人了,看见司徒明亮没有死,个个都开心了:“谢谢蛇后不杀之恩。”“你们不用谢我,是司徒明亮命不该绝。”钟离雅将一切功劳都归功于上天:“这都是老天爷在帮助司徒明亮,他要司徒明亮做善事,做好事,将来总有一天,你会跟柔柔见面的。”司徒明亮不知道为什么连老天爷都不收他,但是想想钟离雅的话也不无道理,要是自己做善事,做好事,那么总有一天,柔柔会从地狱出来,然后投胎,自己就又可以跟她见面,再续前缘了。“钟离雅,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司徒明亮被太攀蛇族人扶起,这也是他在心里告诉自己的。“司徒明亮,从今往后,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都清了,怎么样?”轩辕语昊见缝插针:“我不想看见你再来蛇窟找麻烦,自己好自为之吧!”“好!”司徒明亮答应了。从现在开始,他要多做善事,一定会将柔柔从地狱解救出来的。一定!司徒明亮在太攀蛇一族的人扶着下,离开了慈善堂。而原本是要来看热闹的蛇后,就只是这样傻呆呆看着戏剧性的一幕落下帷幕。就这样结束了?恩恩怨怨就这样结清了?看来,是真的。司徒明亮离开了,太攀蛇的人也走了。轩辕逸云笑了,而轩辕逸风扶着他的肩膀,两个人友好的站在一起。钟离雅靠着轩辕语昊,看着远去的人,不像是仇人见面,倒像是在送亲朋好友。而自己呢?则是笑颜看着他们,一切都结束了,蛇族又恢复了太平,这才是重要的事情。“都进去吧!”轩辕语昊看司徒明亮的身影都没有了,才招呼他们进去:“你们有没有吃饭啊?要是没有吃的话,那就跟我们一起吧,我们只吃了半餐。”本来,他想吃完早饭才跟司徒明亮对决的,可司徒明亮一直在外面大大咧咧的喊着,气不过的轩辕语昊扔下饭碗就往外面走,怕他冲动的钟离雅,也就跟着去了。“好啊!”轩辕逸云动了几下,还真的是有些饿了:“娘,我想吃你煮的菜。”“好。”钟离雅笑着往厨房走去。“臭小子,一来就要你娘亲下厨,我可是连让她十指下水都舍不得,找打啊!”轩辕语昊还真的追赶着轩辕逸云。“爹,娘现在每天都跟你在一起还不够啊?我就只是想吃一顿娘煮的菜,有什么错啊?”轩辕逸云也不求饶,两个人就这样你追我赶的……很快就下了几个菜的钟离雅,看见轩辕语昊和轩辕逸云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场面,眉开眼笑的看着他们。真好!这样的生活真好!恩怨结清了,生活也就恢复了平静。自从以后,他们就可以安安稳稳,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生活了。全剧终

郴州专科医院治疗性病
揭阳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遂宁专科医院治癫痫
云浮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玉溪女孩外阴部痒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