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网游之命格

2019-07-27 06:0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说实话流青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事。(<a href="http://www.yzyouth.com/5/5247/">烈火军婚</a>)不过龙铃好像没有放过流青的意思,一个劲的看流青。把流青这个大男人,都给看得不好意思了。终于是熬到了放学,流青来学校还真的是浪费时间。不过这样挺安逸的,流青很久没有好好的享受这份安逸了。流青准备走的时候,流昧偷偷跑了过来。今天一天流昧都没有跟流青说话,平时这个鬼灵精怪的丫头,不是挺会调侃流青的吗。“爸让你今天回家吃个饭,不回家的话,明天龙铃姐姐就会找到你家门口去。”你们不会以为我们的主角是孤儿什么吧,其实不是吧,他的父母都还健在。至于为什么主角会一个人在外面住,其中原因还是很多的。平时流青不想的就是回家吃饭,虽然自己母亲做的菜非常的吸引人。可是流青实在是不想面对流父,一般的家庭都是母亲话特别的多,啰哩啰嗦的。可是在流青家,就是流父一直在扮演这个角色了。当然流父也是关心流青,不过每次都把流青当小孩子看,这样真的好吗?再怎么说流青也是华夏的守护神了,已经成年了搞不好。不过不管流青是什么身份,已经多大了。在父母面前,永远都只是他们的孩子而已。每次让流青回家吃饭,流青总会用各种理由推脱。这次好了,直接威胁流青。你回不回家,不回家就告诉龙铃说你回来了。真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着流昧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流青算是没辙了。(<a href="http://www.chinalww.com/36/36482/">封神夺艳记</a>)有把柄在别人手上还真不是个办法,所以流青才不会把龙铃暴露出来。流青就是不想自己真正的对手,抓到这个把柄。“现在吗?”“是阿,老爸说如果在拖的话,你又会找各种理由了。老妈已经在家里面把饭菜都弄好了,我的老哥,请吧。”流昧一边说,还一边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还真是了解流青,想得这么周到。流青没有办法,只能乖乖跟着流昧回家了。来到了车库,流青等着流昧把车开出来。可是流昧也站在流青的边上不动,好像是在等流青把车开过来。两人对望了片刻,同时问了一句。“你没有开车过来吗?”问了过后,两个人又对望了半天。“靠………”不愧是兄妹,说话也来了个神同步。流青是重来不喜欢开车的,所以自然就是没有开车过来。而流昧一直都是坐龙铃车的,今天为了找流青。早就把龙铃先甩开了,所以也没有车。这个样子,流青两人只能够打车回家了。不过打车还到不了那里面,到时候还是要走一段距离,也挺麻烦的。流青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常年没看到流青用一下这部手机。流青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平常的时候,也根本就用不上。随便拨通了一个号码,简单的说了几句,很快就有一部车送了过来。这就是实力阿,带着流昧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里。流青的家因为距离主席住的地方非常近,所以流青去的时候还碰到了层层阻拦。(<a href="http://www.chinalww.com/36/36694/">凌天传说</a>)如果不是流昧这丫头也在车上的话,估计今天流青就进不去了。没办法,谁让没有多少人见过这个华夏守护神。要是没有流昧的话,流青也就不开车过来了。住在这里的都是华夏举足轻重的人。流青把车停在了一栋房子的门口。“爸妈,我回来了!”还没进门流青就喊了一句,厨房跑出来了一个妇人。“青儿回来了阿,我在弄几个菜就可以开饭了。”妇人对着进门的流青喊到,流青顿时就无语了。“老妈,我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青儿,要知道我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流青幽怨的说到,青儿明明是妹子的叫法。旁边的流昧“咯咯”笑个不停,真是没心没肺,流青感慨过很多次,自己怎么有一个这样的妹妹。“你爸在书房。”妇人回厨房,还不忘说了一句。流青听到了,不过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直接往自己的房间跑了进去,虽然流青已经很多年没在家里面住了。不过流青的房间一直保留着,而且还非常的干净。流青直接往床上一躺,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躺在这张床上,流青都异常的安心。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看到流青直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流昧总是忘不了点火。“爸,我把老哥带回来了。”流青怕的就是见到流父,每一次都要唠叨半天。流青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就怕每次流式的唠叨。“这丫头,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整整她,不然还真的无法无天了。”流青当然是这样想的,可惜流青从来都不舍的整流昧。(<a href="http://www.jiaoyu123.com/13/13543/">完美赘婿</a>)对于自己这一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流青爱护还来不及呢。也是因为流青的原因,有很多花花公子都不敢接近流昧。这也让流昧的生活,安逸了很多。不然流凭流昧这一副萝莉的容貌,看着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早就不知道被多少只狼骚扰了。都说有哥的妹子是幸福的,什么事都有哥帮忙抗。不过有妹的哥都是倒霉的,因为什么事情都是哥抗,而且还要被妹坑。还好流父没有来流青的房间找流青,不然流青的耳朵又要煎熬了。流青打算吃饭的时候再出去,那样就不用听流父的长篇大论了。嗅着自己的床单,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这股清香好像在哪里闻过,难道自己的房间是流昧整理的。应该不是流昧,她可能比流青还要赖。可是自己家里又没有其它的妹子,这股清香透着处子的芬芳,所以肯定不是流母。流青还在想是谁,可是外面已经招呼吃饭了。一听到吃饭,流青立马从房间跑了出来。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吃到流母做的饭菜了,怎么能让流青不怀念。流式也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流青咳了两声。流青知道,要来了。“你还知道回来阿!”确实,流青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流青正准备找个理由解释一下,厨房的流母帮流青解围了。“我说你也是的,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少说两句。”流父虽然是流家护卫队的领头人,不过在流母面前,那比兔子还要乖。一边吃饭流母一边问了流青一些这事那事的,反正一家人吃饭就是温馨。(<a href="http://www.jiaoyu123.com/10/10311/">国之大贼</a>)“叮咚…………”流青吃得正香,突然响起了一阵门铃声。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流昧自觉的跑过去打开了门。可是当流昧看清楚门外来的人时,整个人瞬间呆了一下。“龙铃姐姐怎么过来了!”流昧立马故意大声的喊了一句,吃得正香的流青。突然丢下自己手中的碗筷,然后就不见了踪影。“我来放点东西。”龙铃指了指手中提的东西,流昧看到流青已经躲了起来,才送了一口气。流母看到来的是龙铃,马上招呼龙铃一起吃饭。“我已经吃过了,谢谢伯母。”龙铃婉言拒绝了,然后向着流青的房间走了过去。而此时的流青,好像就躲在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当龙铃打开流青的房间时,并没有看到流青。龙铃走进了流青的房间,然后把手中刚买的水仙花放了下来。看着流青有点凌乱的床单,龙铃走过去整理了一下。当龙铃看到背单上微微凹进去的一个人形,龙铃的神情一呆。然后慢慢的凑上去嗅了一下,一股男性荷尔蒙扑鼻而来。“流青…………”这是龙铃脑中的个想法,龙铃慌忙的在房间找了找。可惜并没有找到所谓的流青,其实刚刚龙铃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门口的那辆车,流家的车龙铃都熟悉。那一辆明显不是流家的,刚开始龙铃还以为是有客人。不过龙铃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外人。然后龙铃注意到了,桌子上多了一套餐具。而且碗里面的饭还剩一半,那个时候龙铃就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一定是流青回来了,一定是…………龙铃的神情变得激动了起来,可是龙铃是何许人也。她并没有跑出去问流式夫妇,也没有去问流昧。她知道,他们肯定早就知道了流青回来了。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龙铃,就一定是有原因的。龙铃是一个聪明的妹子,所以她不会让流式夫妇为难。至于为什么流青没有来找自己,龙铃隐隐觉得。一定跟这次的《命格》有关,因为龙铃的特殊身份。所以龙铃也了解到了这次《命格》的重要性,而知道流青也在玩《命格》是龙云告诉她的。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流青现在一定是在为国家做事。而且还是那种只能够隐藏在黑暗中的身份,一般这种身份都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流青肯定是不想把危险带给自己,才会没有来找自己的。一定是这样的…………龙铃可能是遗传了龙云的才智,所以分析事情来一套一套的。而且如果流青真的找到了龙铃,龙铃也只会是流青的累赘而已。所以龙铃也非常的了解,不过龙铃才不想成为流青的累赘,她要永远的守护在流青的身后,默默的为流青守护着后方。这也是她选牧师的初衷,她要让流青能够没有忧患的在前方战斗。龙铃清楚这一次主要的战场是在《命格》,现实龙铃确实是累赘。可是《命格》里面,龙铃不允许自己是累赘。这一刻,龙铃已经下定了决心,玩好《命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龙铃本来就是一个不善于情绪的人。就算在刚刚,知道了流青的消息。龙铃的表面也只有微微激动而已,可是又有谁,真正了解龙铃的内心。躲在床底下的流青,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他的气息彻底的融入在了这空气当中,可是外面发生的一切。流青都了解得非常的清楚,有时候,不一定只有眼睛才能够看。流青知道,龙铃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不过龙铃的表现出乎了流青的预料,人总是会变得。龙铃也不再是小时候碰到事情就措手不及,然后寻找流青的小女孩了。之前流青还担心龙铃会大吵大闹呢,看来流青是多虑了。当然不是龙铃等了这么多年,不在乎流青了。只是因为,流青知道,龙铃是一个聪明的妹子。半天没有动静,流青还以为龙铃已经走了。于是把头慢慢的伸了出去,流青往上一看。粉红色…………龙铃今天穿的是齐膝短裙,而且好像还没有穿安全裤。刚刚龙铃在家里面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也有点急。白嫩的皮肤,上面好像还挂这几滴未擦干的水滴。粉红色的内裤微微往里面凹陷,还有几根稀疏的卷毛好像摆脱了那一块布的束缚…………流青感觉自己的鼻子里面有什么往外流,还有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龙铃的嗅觉非常的灵敏,怎么突然好像多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龙铃一边捕捉着空气中若隐若现的血腥味,一边慢慢的找了过去。要看着龙铃的头就要看到了床底,房门突然被推开了。“龙铃姐姐,你在找什么呢?”看着慢慢蹲下好像在找什么的龙铃,刚进来的流昧好奇的问到。听到流昧的声音,龙铃连忙直起了身体。并慢慢的整理着面前的床单,龙铃必须要表现着不知道流青的事。因为龙铃不想流昧为难,她只想等流青自己来找自己的的那一天。“没!”龙铃简单应了一句,“龙铃姐姐,这些我老妈都会弄。反正她在家也是闲得慌,你不用每次都来的。”流昧一边故意找着话题,一边东张西望的,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整理还床单的龙铃,看流昧进来的后就东张西望的。“你找什么东西吗?”龙铃疑惑的问到。“没,没!”流昧就好像做贼被突然抓到了一样,慌忙的摆了摆手。可以看到流昧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流青躲得快。

本溪哪家研究院治疗性病好
吉安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钦州的专科治白癜风
咸阳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玉溪一侧输卵管不通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