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2019-07-26 01:33: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看文不规范, 作者两行泪  可不过转瞬,便又漫起几分张扬。∑杂∈志∈虫∑他挑眉。相当自然地将手搭上他肩膀。“我只教一遍。”少年向他靠近,带着他走了两步。男人起初有些笨拙。但很快,就跟上了他的舞步。他们走的幅度不大, 不过是在原地进进退退。从旁边看去,仅仅是醉酒般旖旎的摇晃。顾执还是头一回见他眉眼带笑。不由低声询问。“看来你很高兴。”“我当然高兴。”陈雾毫不避讳。“难得有人送了这么好的留声机,任凭是谁都会高兴。”他眼角向下弯去。明亮而纯净。“顾执,我恐怕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呢。”“执执。”他更正他。又问。“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没有打算。”陈雾慢悠悠地想了想。“大约也就是去喝喝茶逛逛街吧,你当初和我结婚,不就是因为需要与人交际吗?既然这些是我的本职工作, 我就应当要优先做好。”“哦?”顾执有些好笑地打量着他。“你真打算当个富家太太?这可不像小陈爷的作风。”陈雾的脚步顿了顿。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怀疑。“我一直觉得很奇怪。顾执,你好像知道我很多事,可又好像一点都不了解我。”他盯着他的眼, 一寸一寸都是试探。“我们从前或许见过吗?”男人的脚步也跟着停顿下来。眼神略略闪烁了一下,却又很快归于平静。他也紧紧看着他的眼。淡淡道。“没有。”“那真是可惜了。”陈雾笑起来。满脸都是藏不住的小骄傲。“农夫与蛇的故事听过吗?”“听过。”“你瞧, 不论是谁,遇到困难时都会很可怜,哪怕是毒蛇都不例外。所以,顾执,你要小心一些。”他说着, 抬眼望向他。煞有介事地警告。“也许现在站在你面前的, 就是一条冻僵的毒蛇。”却不想顾执没被他吓到。反而笑着将他脑袋扣进胸口。“我很荣幸当你的解冻机, 毒蛇先生。”他胸口的温度隔着衬衫传到他侧脸。噗通噗通的。藏着他坚实有力的心跳声。一如少年此刻鼓噪的心。*不过陈雾没有说谎。他是真的打算先当好这个“顾夫人”。多亏了顾执的帮助, 才能令他这么快找到突破口。否则他平白无故去接触卜凉, 只怕什么都打探不到。投桃报李。既然顾执给了他想要的,他也该好好完成顾执所交代的事才对。第二天一早,陈雾早早地穿好了衣服。下楼出门。他习惯了每天早上从通往餐厅的楼梯下去。今天也不例外。路过餐桌时。顾执抬头看了他一眼,揶揄道:“我们家小毒蛇连早饭都不吃,这是要去哪儿?”小毒蛇是个什么鬼称呼!陈雾暗暗瞪了他一眼。这才堆起微笑。“小毒蛇要出门咬人了!”不等顾执反应。他就阔步往大厅走去。可刚走到大厅门口,他却忽然停住了脚步。见他站在那里迟迟不动。顾执察觉到异样,也跟着探头朝外看去。这才发现大厅里的灯竟然没有开。加上后方客厅的落地窗拉上了厚实的窗帘,整个大厅此刻没有任何光源。完全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这片阴沉沉的黑暗。像极了那个昏暗的雨夜。像极了满地是血的那个晚上。隐约间,他甚至好像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就在前方的地砖上。一路铺展着蔓延至他脚下。几乎要将他也一起淹没。少年的背影仿佛雕塑般静止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单薄且无助。顾执心头一紧。几乎是飞一般快步走到他身边,用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身前的少年脸色铁青,眼眸颤动着,整个身体都僵硬无比。连呼吸都明显急促许多。这就算是条毒蛇。如今也不过是条脆弱的小毒蛇。顾执叹了口气,连忙喊人将灯都打开。见他还是恍惚着,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干脆陪他一起出了门。陈雾今天打算去一趟吕茂家,行程早早地就告诉了司机。车子一直要开到半路,他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见顾执居然跟着一起来了,还有些讶异。“你怎么跟出来了?”顾执眼也不抬。“看你又冻僵了,再温暖你一会儿。”“……”陈雾没想到他随口一句话,居然被他拿来揶揄那么久。连气都快气不动了。“那可真是谢谢您了!”顾执还要上班。今天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他将他送到吕茂家门前,简单嘱咐了两句。就急匆匆地赶去公司了。吕太太算得上富家太太间擅长交际的人。今天也弄了个不大不小的聚会。早上在吕家集合后,中午下午便一起去四处逛逛。陈雾来得很早。他到达时,几乎还没有人别人来。就连吕茂先生都还没出门,正在家门口打着领带。吕茂先生是个敦实的中年人,啤酒肚,略有些秃头。但看上去倒是十分温和。见陈雾登门,还客客气气地寒暄了两句才离开。不过陈雾算是初次登吕家的门,不可能空手就来。好在之前刷爆顾执的卡时,他还买下了另一条项链。就干脆拿来当个见面礼。吕太太似乎对这条项链很是满意,惊喜地夸了好久。又跟他讨论了一会儿留声机的使用。昨天在他说出“我就是小陈爷”后,不少没吭声的就出来打了圆场。整体气氛不算太差,他也没针对任何人。即便这些人如今知道了他是谁,只要他还是顾执的夫人,就不会过分苛责他。甚至有不少太太还邀请他参加聚会。吕太太就是其中之一。吕先生似乎有早上看新闻的习惯,客厅里的电视机还没关。正播放着财经新闻。陈雾本就不喜欢这种毫无意义的互吹与寒暄,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新闻内容。心中万分懊悔自己怎么就来得那么早。刚想找个理由出去逛会儿,就听新闻里突然提到了“顾执”二字。吕太太似乎也听到了这个名字。跟着他一起扭头看向电视。然后,那张熟悉的英俊面孔,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他们视线。“昨日,xx富豪榜发布了2019年的富豪榜单,其中A市顾氏集团董事长顾执,以498亿美元成为亚洲新首富,顾氏集团于……”电视里的女主持人还在喋喋不休地念着新闻稿。却听大门忽然被打开。一个熟悉的男声毫无预兆地传了进来。“喂,怎么回事?你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晚才走?”陈雾闻声回头。正看见一脸烦躁地卜凉。“近外面不太平,你运气又差,万一受伤怎么办?”“那你就打算把我锁在家里,什么都不让干?”陈雾好笑地看着他。“奇怪,我们才认识几天,你居然就这么在乎我了?”他只是句玩笑话。可顾执的眉心却当即皱紧。“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他脸上难得浮出一丝焦急。“十九起凶杀案,你是活下来的人,假如我是凶手,你觉得我现在想杀谁?”“他想来杀我?那巧了。”陈雾扬起眉,定定看着他。眼神没有半分闪躲。“我也想杀他。”迎着顾执诧异的目光。他浅浅笑了。“你让我住进这栋房子,不就是想让我记起仇恨,想让我摆脱软弱吗?现在我都不怕了,你又怕什么?”少年的脸白皙纯净。比洒在他身上的阳光还要透明。可此时此刻,他身上却又透露出一股异样的傲慢自信。肆意张狂。仿佛与生俱来。见顾执不回应,陈雾掀开被子从另一侧下了床。又迅速穿好衣服,跑进卫生间洗漱。等洗漱完出来,顾执已经不在房里。陈雾早就决定好了今天的行程。也管不了他那么多,当即收拾收拾,准备出门。刚走到门口,就见顾执也已穿戴整齐,风风火火地从楼上下来。三两步迈到他眼前。

广安治疗牛皮癣研究院
辽源牛皮癣好的医院
铜陵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张家口白癜风专科哪个好
深圳盆腔炎治疗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