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第七十八章神佑大阵

2019-07-27 11:3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虚战尊正文 第七十八章 神佑大阵(小说屋 )“轰隆隆!”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只见腾空而起的云峰,手中的惊雷棍华光大胜,惊雷棍法第二棍更是施展到了,那长达百丈的金色棍影,如泰山压顶一般,直接朝着那能量结界砸了下去,震天的轰鸣声响彻整片神凤禁域,能量风暴到处肆虐,大片大片的树林直接被爆发的冲击波碾碎,声势骇人。而那倆股在云峰体内不停交叉相融的星辰之力和天罚能量,更是像找到了宣泄口一片,顺着他手中的惊雷棍,喷薄而出,覆盖在了那透明结界之上,滋滋的声响不绝于耳。只见,一道暗金色的融合能量,在结界表面快速吞噬起来,那冲天的光柱,不停闪着亮光想要修复越来越大的缺口,可惜依旧于事无补,那股暗金色的融合能量夹带着毁天灭地令人心悸的气息,在结界表面快速扩散,似乎就连那亮光都吞噬的一干二净,不一会,那直冲天际的光柱突然黯然失色,烟消云散而去,而那透明结界也消失殆尽,一丝亮光都未曾留下。没过多久,大地停止了颤动,风暴能量余波散去,云峰却扑通一声掉了下去,浑身鲜血淋漓,惨不忍睹,不过那裸露在外的血肉之躯,却隐隐散发出暗金色的光芒,很是神秘,钻心的痛楚让云峰俊逸的脸庞显得有些扭曲,不由自主的轻哼了几声。“真的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真的破了这神佑之力所幻化的结界,当真妖孽!”一阵唏嘘传来,却是白雾中的离火凤凰,在她想来,虽然已有了破解之法,但是这少年肯定得耗费一些功夫和时间,更不要说修炼第二棍所需的精力,但是她却没想到,这陌生少年居然如此妖孽,在锻体修棍之际,居然强行破界,而且还成功了,此子心智坚韧不拔,光凭这股拼命三郎的劲头,她对云峰便有了极大的改观。“前辈说笑了,小子名讳云峰,还是前辈的功劳,要不是离火前辈的指点,小子如今恐怕还修不成这惊雷棍法第二棍,更破不了如此诡异的结界!”听到这声话语,云峰强忍着心头蚀骨的疼痛,运转太乙镇灵诀在体内循环一个大周天,周围浓郁的灵气源源不断汇聚而来,修复体内的伤势,没出片刻,整个人便显得神采奕奕,完好如初,这才缓缓提着惊雷棍站起身来躬身说道。“好恐怖的灵气吸收速度,云峰小家伙,你这功法着实逆天,就算是曾经八大神族的神佑族,他们历代传承的神佑造化诀都没有你这么快的吸收速度,你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特别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人?”离火凤凰似乎感受到云峰体内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不由心神俱震,这少年吸收灵气的速度简直生平所见,顿时心生疑惑,对云峰的来历更加好奇。她心底也升起了一丝警惕,虽然说他拿出了寂灭神族的信物,但是此刻从这少年所展现的手段来看,当真有些匪夷所思,不得不防,如果真是那片地域出来的天才少年,她离火会毫不犹豫的将其灭杀,此子如若成长起来,日后对天云大陆来说,是一个灾难。“前辈,我这功法实乃家师所授,家师名号,鬼泣尊者,不知前辈可否听闻过?”云峰隐隐从离火凤凰的话语中听出了敌对之意,奈何自己现在实力境界和此人相差太远,只能硬着头皮搬出了鬼老的名号,他心底想着,既然同为天尊级别的强者,在远古时期,此人也或许或认识老师,也或许是老师的敌人,没办法,现在的他只能赌一把了。因为他如今整个身躯已然动不了了,一股无形的束缚力将云峰困在原地,就连体内的灵魂力量和武者劲气,他都动用不了,束手无策,看来是一定天尊的逆天手段,只要自己言辞稍微欠妥,便会殒命当场。“什么?你的老师是那老鬼头?鬼泣尊者?”云峰的话音刚落,白雾中的那人情绪仿佛被点燃了一般,语言中的惊喜交加充斥于耳,就连那些围绕在白雾周围的红色高温气流都瞬间凌乱开来,惊得云峰冷汗直流,猛地倒抽一口冷气。“小子,你,修炼的功法是不是太乙镇灵诀!快说!”没等云峰从惊惧中反应过来,离火凤凰略带焦急又不容置疑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一股远古洪荒的震天威能迎面扑来,骇人的气息惊的整个神凤禁域都开始晃动起来,彷如末日。“前辈,小子....修炼的确实是...太乙镇灵诀!”云峰在这股恐怖的天尊威压之下,艰难的开口出声道,心底更加骇然,这离火凤凰知道老师便罢了,就连太乙镇灵诀也知晓,莫不成真是老师之前的仇敌?“怪不得,怪不得,哈哈,原来这老鬼头没死,还收了这么一个妖孽的徒弟,真是造化弄人,我道世间怎么有如此逆天的功法,若是太乙镇灵诀的话,那便不足为奇,当年我和你老师在一起......”离火凤凰听了云峰的话,不由激动的大笑出声,而束缚云峰的无形之力也悄然解除了,只是她的话说到言语中尽然显得有些羞涩,甚至越说越细微,听闻不见,不觉让云峰有些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莫非这人和老师曾经是道侣?“前辈,不知家师与您有何渊源!”云峰神色一怔,恭敬的对着前面白色雾气缓缓出声询问道,要知道太乙镇灵诀这种惊天之密,老师断然不会轻易告诉其他人,除非此人是老师特别亲近之人。“小家伙,准确的来说,你应该叫我师母,你老师,他....还活着吗?”离火凤凰感受着不远处云峰的气息,声音颤颤巍巍的传了出来,身为天尊强者的她,似乎从未有今日这样失态过,一切都是因为曾经的爱人,那原本消失的人儿,如今却有了消息,怎能让她不惊喜交加。“师母?咳咳,那个凤凰前辈,老师他确实是没死,但是...他现在是灵魂形态,寄居在我的识海内,之前因为为了帮我脱困,燃烧了灵魂本源,陷入了...沉睡,唉,至今我都未曾唤醒老师。”云峰听了离火凤凰的话,不由干咳了几声,当说到老师鬼泣尊者时,俊逸的脸上露出了黯然之色,心头更是涌出一丝悲伤。“灵魂形态?陷入了沉睡?.......还好,还好,既然有残存一丝灵魂力量,我离火就有办法让他苏醒,你是他的徒儿,便也是我离火的徒弟,还傻楞在原地干什么,顺着白雾直接进来。”“呼!”听了这话,站在原地的云峰,放下了戒心,提起惊雷棍,便施展幻影无极身法朝着白色雾气的树林快速掠去。说来也怪,那些围绕在白雾周围的恐怖高温热浪,似乎是有了意识一般,在云峰靠近的同时,纷纷飘散四处,给他腾出一方空间来,连一丝热能都未曾感受到,让云峰心底不由暗暗称奇。没过多久,云峰便穿过了白雾笼罩的树林,来到了一个庞大的祭坛附近,只见这祭坛长约数百米,宽约五十米,足足有五米之高,周围被二十八根冲天而起的黑色巨柱所围绕,那每根巨柱之上都盘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巨龙,巨龙的周身更是围绕着神秘的紫色气流,一股股天地威压从巨柱之中缓缓传来,就连那些巨龙似乎都活了一般,龙眼都是一睁一合,甚是诡异。云峰神色凝重的看着出现在身前的祭坛,神念一动,抬眼朝着祭坛上面看去,不由瞳孔一缩,脸色巨变。只见那高大的祭坛之上,一头浑身火焰的巨大凤凰缓缓呈现在眼前,那不停挥舞的双翼,带起了滚滚热浪,不时冲击着周围的黑色巨柱,二十八根不知由何物打造的锁链从凤凰体内倾贯而出,锁链的另一头,却是连接着每一根通天巨柱,一股股紫色能量不时从巨柱窜出,顺着锁链朝着凤凰体内涌去,不时传出阵阵痛苦的长啸。“凤凰前辈!”云峰按捺柱心底的那股震惊,不由得高呼一声,心中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那可是天尊强者啊,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居然将这种世间顶端的大能囚困与此,当真难以置信。“别过来,这是神佑大阵,一旦触发其中的机关,此处空间便会轰然崩塌,而你我也会被空间之力绞杀的一干二净。”见云峰有所异动,离火凤凰不由大声怒喝到,那一双火红羽毛覆盖的双翼不停煽动,滔滔火焰漫天飞舞,抵抗着巨柱所带来的吞噬能量,如此看来,她这千万年间,都是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中苟活下来,真不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会受到如此残忍的折磨。“神佑大阵?前辈,那我该如何帮你?”云峰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虽然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何阵法,但是能将天尊强者囚困于此成千上万年,可见其恐怖之处,要想将凤凰前辈就出来,无疑是痴人说梦,但他心底却又不甘心,这凤凰前辈似乎与老师渊源颇深,自己不能见死不救,所以内心有些焦急。“唉!要想破此阵法谈何容易,除非是天帝亲临,否则根本无解,唉,罢了,云峰小家伙,既然你能来此处,又是那老鬼的徒弟,便是天意,师母便送你一份见面礼,惊雷棍法完整的十三棍,外加一簇本源凤凰火焰,助你逃离此处。”离火凤凰看了一眼远处站立的云峰,双翼停止了煽动,紧接着,祭坛之上,火红的热浪席卷翻滚,淹没了整个祭坛,没出片刻,一道绝代风华的身影缓缓出现,那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而她整个人的身影都被火红的羽毛所包裹,妖娆动人,有些煞风景的是那些锁链,依旧紧紧贯穿她的血肉躯体,看起来有些狰狞可怖。“前辈!你......”“咔嚓!”云峰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头顶异变突起,只见那高大的祭坛上方,一道道水桶粗般的黑色闪电骤然降临,直接朝着离火凤凰所在的方位劈头而下,其中蕴含的能量气息,让站在远处的云峰,灵魂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那股毁灭一切的威能,让他心生恐惧。小说屋

黄冈治性病好的研究院
南阳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
温州治妇科的研究院
漳州好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遵义的牛皮癣专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