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股神巴菲特为什么投资医疗

2019-01-11 13:21:46

先看两则大。

条是三巨头合作投资医疗。

2018年1月30日,亚马逊Amazon(NASDAQ: AMZN)、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NYSE: BRK.A, BRK.B)、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Co.(NYSE: JPM)联合发表声明,三家公司将合作成立一个新的公司,进军医疗领域,致力于提供高性价比的、简化的、高质量、透明医疗服务,提高员工满意度,降低医疗成本。首批受益的人群包括了这三家公司的100万美国民众。

Amazon,贝佐斯1994年创立,全球市值的电商平台、云平台、零售公司,目前市值近7000亿美金。

Bershire Hathaway,股神巴菲特的公司,自1965年以来,年均回报19%,远超SP500。目前市值2300亿美金。

JP Morgan Chase,美国的银行、管理第二大对冲基金,SP 500成分股,目前市值近4000亿美金。

这三家公司哪一家拿出来都是响当当的行业龙头,加起来市值超过1.3万亿美金。他们三巨头搞一起是要做什么?他们能把医疗搞成什么样?估计这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事。股神对这件事很重视,特意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站官方公布了此事。

第二条是股神巴菲特投资全球的仿制药公司Teva梯瓦制药。

2018年2月14日,Berkshire Hathaway公司向SEC提交了2017年四季度的filing,人们惊奇的发现,巴菲特在四季度投资了Teva公司,共计3.58亿美金左右。算是巴菲特在医疗投资领域的大手笔了,这家公司目前的市值200多亿美金。

仔细看下公司股价图,会发现股神是在公司价格超低谷进去的。就是2017年10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这段时间,Teva股价达到历史点,股神抄底进入了。

巴菲特投资后,Teva发生了三件大事。,宣布裁员,计划裁掉1.4万名员工。第二,业务重组,卖掉非核心业务,聚焦核心业务。第三,管理架构重组,空降了一名CEO高管。这是要大刀阔斧的restructuring了。看Teva的年报,公司大洗澡,去年年底商誉减值了170多亿。

那么股神巴菲特到底在下一盘什么棋?为什么投资医疗?上述这两件事有关联吗?如果有,关联在哪里?试着分析下。

1. 美国医疗费用高居不下,特朗普医改举步维艰

分析巴菲特举动前,先看下大背景。以2016年为例,美国医疗费用支出3.2万亿美金,占GDP比重17.2%,人均医疗费用9892美金,这相当于什么概念?2016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GNI)达到8260美元。相当于把每个人每年的收入都去看病吃药都不够。美国算是全球人均医疗费用的几个国家之一了。

还有,美国不是像我们全民医保。奥巴马时期曾经进行医改,医保新覆盖了上千万的美国公民。但是,到特朗普以后,税改和医改可能导致1300万美国人失去医疗保险的覆盖,虽然特朗普的医改方案一直没有通过。但是新总统的决心就是降低企业负担、限制用贵的药、鼓励用便宜的药。

这么说吧,随着技术进步、人类寿命增长、全球跨步进入老龄社会,医疗费用的支出就是无底洞,Live longer和Feel better的花费是无止境的。就连英国这种过去国家医保NHS强大的帝国也开始出现医保空洞,医保入不敷出了。

美国有Medicare、Medicaid、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MCO(Managed Care Organization)等各种医疗保险组织帮助控制医疗费用,但是,仍然很难。医疗费用仍旧高居不下。

谁要能帮助美国政府和美国企业雇主解决医疗保险和医疗服务的控费问题,那政府和企业是翘首以待、夹道欢迎。

2. 投资Teva制药的机会在哪里,符合巴菲特的投资逻辑吗

在分析美国仿制药市场前,要先理解下医疗服务市场的复杂性和商业本质。

医疗服务的复杂性主要有两点。

,是科学上的。人体由四个碱基ATCG组成,有两三万个基因,30亿个碱基对,从数学组合上来讲,组合可能性的数量级超级巨大。目前发现有6000多种疾病,大概只有%有approved的疗法。所以,疾病的种类多、同一种疾病还有个性化差异(所谓医疗、个性化治疗)、治疗的过程还可能有耐药性(比如癌症的基因突变变了),这就是治疗的复杂性,很难一下标准化。

第二,是流程和商业上的。从商业本质来讲,用户user是患者,但是决策者decision-maker是医生,支付方payer可能是医保或者商业保险,角色的错位就有可能有利益的不一致。不像吃饭买衣服简单,用户、决策方、支付方都是同一个人。还有一点,吃饭买衣服稍差点也可以,但是医疗服务好坏的差别就是生命的危险,试错成本太高,大家都希望用好的。

讲完了这些传统的医疗服务特点和模式,就比较容易理解医疗市场的复杂性,要想做到服务透明、性价比高、质量高、便捷可及,需要协调的利益方、链条就让你头大,解决难度相当高,这也是很多互联公司想做医疗没有做得特别好的原因。

美国的仿制药市场与上述传统模式有一定的不同,这可能是投资机会所在。

具体来讲,仿制药市场有三种模式。种,是pure generic市场,也就是纯粹仿制药市场,以美国、英国、加拿大、以色列等为代表,医生对处方控制权小,主要由连锁药店、分销商、保险公司等大型团体决定用哪些药。第二种是branded generic市场,也就是品牌仿制药市场,需要和专利药一样做宣传推广,处方权还是在医生手里,以俄罗斯、亚洲、拉丁美洲一些国家为代表,目前中国也是这样。第三种,是介于上述两者之间的混合市场。

所以,一定程度上讲,美国的仿制药市场类似零售批发市场。并且,近年来,零售药店、批发分销商、保险公司都在整合,的药店连锁CVS收购了第三大的保险公司Atena,行业都在整合,就是希望拥有更多的议价权。

股神的零售批发,比如Costco模式,可能可以用到Teva的转型运营上来。巴菲特那么会瞅准时机,买入的价格确实是历史的低点啊低点。可以合理推测,这个deal应该谈了不短的时间,Teva现在大刀阔斧的重组可能也和股神有一定关系。

股神投资的都希望是有护城河的模式。比如可口可乐、卡夫等这样的百年零售品牌,或者高盛、富国银行这样的金融巨头。Teva的护城河在哪里?,这家公司是全球的化学仿制药公司,行业龙头地位。第二,Teva公司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01年,也算是百年老店了,这是股神喜欢的模式。第三,随着政策和行业改革,医疗行业确实会迎来变革,控费是必然的。巴神消息比较灵通,这方面应该把握的好。第四,公司正在重组改革。从股神的投资历史来看,早期是少量参股的捡烟头投资,中后期是进入董事会席位的影响型投资,对于公司重组、提高效率这件事,股神很感兴趣、也很有经验。

3. 为什么和亚马逊、摩根大通合作

股神巴菲特自己做投资就影响力足够大了,为什么还要喊上贝佐斯、摩根呢?

从开头两篇来看,投资Teva是先发生的,在2017年第四季度;与亚马逊、摩根大通合作声明是后发生的,2018年1月底。

都知道巴菲特和盖茨走得很近,和高盛也是亲密合作伙伴,至今持有高盛的股份。就算有合作,也应该找这两家,为什么是贝佐斯和JPM?

这也是股神的聪明之处。早在2017年中,巴菲特就在福布斯的一篇采访里大赞贝佐斯,称贝佐斯是“这个时代杰出的商人”,这个评语可不是随便给的。要知道,在这之前,贝佐斯在福布斯排行榜刚刚超过股神巴菲特,股神没有小心眼的嫉妒,而是极力赞美,这种赞美应该都没有给过盖茨,股神只是说慈善都是跟着盖茨在做。从美国富人榜来讲,盖茨、贝佐斯、巴菲特算是前三了,股神的这种大度、联合超过自己的年轻人合作的心态,真是一般人比不了。

那么,巴菲特看中了贝佐斯哪点?股神以前投资的零售基本都是线下的,而贝佐斯把上零售做成了全球(先不讲阿里马老师),这是股神特别看重的地方,这也是未来的趋势。贝佐斯可以提供技术、上零售的经验和平台,要合作就找的来合作。贝佐斯去年曾经表示要进军医药上零售,迟迟没有大动作,股神把Teva拿下正好可以和贝佐斯合作,Teva提供产品,要知道美国人吃的仿制药每6片就有1片是Teva生产的,贝佐斯提供上渠道和平台,这笔合作是强强联合。

那为什么是JPM而不是高盛呢?细心找Teva的年报会发现,Teva在美国发行ADS什么的都是摩根大通承销负责的,做deal,股神自然去找了摩根大通,投资就会很顺利。只能说,股神太会合作了。

这三家公司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他们合作的公司会是什么样的?股神巴菲特还会继续在医疗领域下注投资吗?

拭目以待。

木工裁板锯
粮食斗式提升机
金属粉碎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