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

2019-07-27 08:1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39搬石头砸脚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月,靳东夜的耐心有些受不住了。www.15cy.com (女生言情)这天晚上,安小苻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就被一把拖到床上。她身上还带着湿气,一双杏眼越发朦胧,双手抵在他胸前,低声喊:“靳东夜,我们的约定……”靳东夜低头就堵住那玫瑰般的红唇:“谁管那该死的约定。”“唔……”正缠绵着,门外头忽然传来敲门声。咚咚咚。安小苻被惊着,靳东夜却困着她的身体,含糊道:“别管他。”要是左鹰他们,得不到回应,会很识相走人的。可是,靳东夜没想到,打扰自己好事的不是任何一个属下。“妈妈,妈妈!我是三宝啊。”童声传进来,分外清脆,靳东夜的热情一下子就冷却了,安小苻推开他,下床去开门。三宝,哦,靳南霖拿着自己的小枕头站在外头,眼巴巴地望着她:“妈妈。”“你两个哥哥呢?”靳南霖委屈地噘嘴:“大哥、二哥坏,自己睡着了,我睡不着。妈妈,我可以跟你们一起睡吗?”小儿子这样惹人怜爱,安小苻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可能拒绝。“当然可以。”弯腰抱着他进来。小脚丫一落到床上,靳南霖整个人就欢乐地跑起来。“妈妈,我们来玩吧。”靳东夜本打断了,心情本就不爽,听到三儿子还敢说玩,脸一沉,冷声道:“玩什么,要玩回去自己房间。”安小苻皱眉:“他还小,你凶他干什么?”一边转头温声安慰:“别听爸爸的,不过现在晚上了,明天妈妈陪你玩好不好?”靳南霖虽然是三胞胎里面粘人却不娇气,满足了跟父母一起睡的愿望后,对玩耍这件事就放宽了许多,点头:“嗯,明天玩。”“真乖。”安小苻略带一丝自豪看着自己儿子,又不赞同地瞥了靳东夜一眼。靳东夜脸色又臭了一点,他还比不上一个臭小子?靳南霖躺在里面,安小苻为了哄他睡觉,整个人都侧过身,背对着靳东夜,问声细语地跟小儿子说话。“妈妈,二哥说我有外婆,在欧歌。”“是欧洲,是啊,不仅有外婆,还有舅舅、阿姨,还有一个小舅舅,比你大十岁。”“哇,这么多啊。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去欧歌啊。”“是欧洲,嗯,你想去?等爸爸身体好了,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嗯!”靳东夜对自己只得到一个背影已经很不爽,靳南霖听了母亲的话,居然爬起来,越过头对他鼓舞中带一点嫌弃地说:“爸爸你要加油。我想快点见到外婆他们呢。”“……”靳东夜在心里咬牙切齿,臭小子。安小苻瞧出丈夫正压制不满,怕单纯的小儿子一不小心惹到他,连忙哄着他躺下来:“好了,睡觉吧。”“嗯!”躺了大概两分钟,某个小脚丫不安分地动了动。安小苻当做没有感觉,依旧闭着眼睛。又过了两分钟,某只小手伸出被子,揪着安小苻的一缕长发,在手指上转圈圈玩。又过了两分钟,某个小家伙低声说:“妈妈,我要上厕所。”安小苻有些睡意朦胧,听他这么说,强自睁眼:“哦,等一下,妈妈带你去。”啪一声,灯开了。靳东夜一张英俊的脸,冰冷阴沉,一把捞起小儿子就往洗手间走。安小苻吓了一跳:“靳东夜,你干嘛?”靳东夜没有回头,声音里带着一丝怒气:“带他上厕所。”砰。门被重重关上。安小苻的心跟着颤了颤,她有些不放心地下床,跟过去,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里面的对话有些模糊,却也大概能听出来。靳东夜冷冰冰:“脱裤子。”靳南霖:“爸爸,你帮我脱。”靳东夜哼一声:“男子汉大丈夫,裤子都不会脱吗?自己脱。”靳南霖似乎嘟囔了一句,自己尝试去脱,不过怎么都没有成功:“爸爸,我脱不下来。”靳东夜觉得三儿子实在挑战自己的权威,依旧冷声:“脱不下来就穿着上厕所!”没想到,靳南霖分外顺从地说了一声:“好的,爸爸。”里面安静了几秒钟,传来靳东夜气急败坏地低吼:“你在干什么!”靳南霖又委屈又无辜地说:“尿尿啊,爸爸你刚刚说……”靳东夜怒道:“住嘴!”靳南霖又嘟囔一句。靳东夜青筋直冒,重重的脚步声传来,安小苻连忙跑回去,上床躺好。门开了,靳东夜拎着靳南霖走出来,小家伙的睡裤上被脱下来,身上裹了一块浴巾。浴巾太大,在腰间缠了好几圈,让他有些不好迈步。安小苻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说:“怎么了?”靳东夜狭长凤眼扫了她一眼,让她有些心虚,说了一句:“没事。”安小苻故意诧异地问:“他的裤子呢?”靳南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说:“哦,妈妈,爸爸刚才让我穿着裤子上……”“裤子脏了。”靳东夜警告地看了小儿子一眼。这臭小子居然赶在他老婆面前告他的状。靳东夜眯起眼睛:“上去。”靳南霖也有些困了,点点头:“哦。”小步往床边走。靳东夜已经上了床,靳南霖因为浴巾,走路很不方便,好不容易到了床边,却发现自己被缠得太紧,不能爬上去。“妈妈。”安小苻很想下去帮忙,但腰间的239搬石头砸脚大手牢牢扣住她,让她不能动弹。靳东夜本就心情不好了,她也不想大晚上地再惹他不高兴。只能鼓励地对小儿子说:“小霖,你可以的。妈妈相信你。”靳南霖试了几次,很郁闷地发现自己真的上不去,他抬头看着床上的两个大人,小脑袋转了转,开口叫道:“爸爸。”靳东夜挑眉,漆黑眼眸里有极淡的骄傲:“上不来?”靳南霖点头。安小苻在埋头偷笑,靳东夜这家伙心里乐坏了吧,三个儿子虽然都很爱自己的父亲,但因为靳东夜平日冷冰冰的,儿子们也不敢太过亲近。大宝和二宝毕竟聪慧克制,没想到头脑简单的三宝胆子居然。这一个月来,三个小家伙体贴父亲,尽量都不麻烦他,而是找左鹰他们四个玩,靳东夜看在眼里,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里总是有些吃味。“过来。”靳东夜把手伸到外头。靳南霖很机灵,小碎步跑过来,也伸出手。大手牵小手,稍微一用力,靳南霖就被拉到了床上。“哇!”小家伙惊喜地长大嘴巴:“爸爸好厉害!”靳东夜嘴角极小地勾了勾,很快就板着脸教训他:“从这一秒开始,不准说话,安静睡觉。”靳南霖猛点头,忽然又举起小手,示意要发言。这臭小子话也太多了。四个属下里就左飞话唠,看来是要儿子们跟他们保持适当距离才好。无辜的左飞在梦中打了一个寒颤。“说。”“我躺爸爸这边可以吗?”靳东夜愣了一下,脸上又不自然,声音也故意粗起来:“废话这么多。”“啊?”靳南霖看颜色的本领很差,迷糊了。安小苻这个当妈的连忙出来救场:“爸爸同意了呢,快躺下。”“哦。”靳南霖明白过来,在靳东夜身边躺下。熄灯,房间里安静,只有各自的呼吸声。五分钟后,某只小脚丫又开始不安分了,小屁股似乎发痒一样扭来扭去。靳东夜对孩子的耐性比起安小苻和四个属下,简直差了一只一点半点,压抑着嗓音,道:“乱动什么?”靳南霖小声说:“我后悔了。”靳东夜没好气:“后悔什么?”靳南霖说:“我要去妈妈那边睡。”靳东夜:“……”啪一声,灯亮了,灯光下一头银发的靳东夜脸色异常难看,靠着床头,冷眼对身边的小家伙说:“自己滚过去。”靳东夜刚刚才感觉到一点父子之间的亲近,居然不到十分钟就被嫌弃,真是太打击自尊了。更气人的是,靳南霖听了他的话,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迈着小短腿跨过他的大长腿。“妈妈。”“小霖,乖,你睡中间好不好?”“好。”于是灯熄灭了。过了一会儿,靳东夜感觉手上一暖,耳边传来匀速的呼吸声。黑暗中,安小苻低笑。靳东夜有些不满,却感觉到那只小手受惊般动了一下,吓得他立刻放松浑身肌肉,就怕吵醒身边的小家伙。安小苻握着自己手中的这只小手,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第二天,靳东夜立刻叫来四大属下,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左鹰等人只听明白少爷大概希望他们别跟三个小少爷“太亲近”,并不明白其中缘由。左飞抱着胸猜测:“我知道了。”三个人都看向他。左飞一个个指过去:“老哥你太严肃古板,夏游你冷得简直冻死人,尚鱼么一把年纪还娃娃脸,少爷是怕你们给三个小少爷造成不良影响。”左鹰瞪了他一眼,夏游眼里充满鄙视。尚鱼却摸了摸自己的脸,若有所思。难道长得嫩也有错?他想了想,转头问:“那你呢,阿飞?”左飞撑着下巴,眼里都是光芒:“我这么完美,能有什么不良示范?都是你们拖累的……啊!”左鹰一个巴掌拍下去。虽然不解,四人却严格地执行少爷的命令――和三个小少爷保持距离。三个小家伙没有喜欢的叔叔们陪玩,有些闷闷不乐,跟花儿缺水一样蔫蔫的。安小苻有些不忍,靳东夜却觉得这样很好。男孩子的独立要从小培养么。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两天过后,晚上属于夫妻两人的大床上,又多了三个小家伙。老大靳西铭,老二靳展北次跟父母睡,显得有些拘谨,老三靳南霖有了一次经验,顿时充当起解说员。“大哥、二哥,上厕所要自己脱裤子哦。”“要是没脱成就要裹着浴巾出来了,那样不好走路哦。”“还有爸爸不喜欢我们跟妈妈一边睡,也不喜欢我们跟他一边睡哦。”饶是老二一向聪慧也被绕糊涂了:“那我们睡哪边?”“这里啊,中间。”小手拍一拍柔软的床面,自己先躺下来,滚了两圈:“太好了,有大哥、二哥,今晚可以一起玩!”安小苻抽了抽嘴角,她有预感,今晚估计很晚才能安眠。靳东夜却臭着脸,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郁闷感。果然,折腾到大半夜,三个小家伙才呼呼入睡。一片黑暗中,靳东夜锐利的眼睛眯起。其实,自己的属下各个都有本事,小家伙们跟着他们耳濡目染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嗯,明天开始,让尚鱼他们寸步不离跟着他们吧。9Ss5239搬石头砸脚

河池的专治癫痫医院
江西治疗性病研究院哪好
新疆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治牛皮癣的专科研究院
伊春不育不孕的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