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绝世邪君 第七百一十七章 司空岭南出场

2020-02-15 17:18: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七百一十七章 司空岭南出场

看见木偶,苏不离的身躯都僵住了,

这个木偶很简陋,但上面刻着两个很深的清秀字迹:不弃,

苏不离缓缓的举起手心,一个一模样的木偶被他取出,而他手上的木偶则是刻着不离两字,

不离不弃,

咔嚓,

天穹上微微的昏暗,下月了,

青丝细雨淋漓在商区的废墟中,给本就荒诞的商区增添了一份寂寥,

苏不离狰狞的面庞如原始的野兽一样,冲着柳明竭斯底里的嚎叫:“这木偶,怎么会在你手上,”

“嘿嘿,惊讶吗,我说过,她沒有死,现在相信了吧,但是你想知道她在哪对吗,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我就是要你这样死不瞑目,要你比我更加痛苦,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沒有为什么,只能说你们的命不好,一切或许都是天命吧,就像我今日要死在这里一样,你们的命运也是注定分离,永世分离,”柳明肆虐的狂笑,他的声音如古墓晨钟,一字一字的敲击在苏不离的心间,苏不离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秦石在旁边看出端倪,抓紧苏不离的肩膀:“苏不离,你别这样,他说话未必是真的,”

但面对秦石,苏不离痛不欲生的摇摇头,手中握着两个雨中孤独的木偶:“你不知道,这两个木偶,是我和不弃的定情信物,在其中有我们的精血,如果不弃死了的话,这个木偶也就会消失,之前我寻找了许久,但是都沒有找到,所以才断定不弃死了,被他给害死了,但是现在木偶出现了,木偶还在,那就证明他说的沒错,不弃还活着,”

秦石露出几抹惊色,将苏不弃的木偶握在手上,用精力在上面打量几番,从中竟真的察觉到几抹淡淡的生命力,不过这生命力却异常的微弱,无枝可依,四下漂离,

“你别这样,这应该是好事,只要你还活着,只要她还活着,终归有一天,你会找到她,解救她,你不是爱她吗,那就为了找到她继续活下去,我会帮你,”秦石认真道,

苏不离颤了颤,死绝的心被秦石勾起,他突然仰起头,被雨水打湿的面庞上闪过几道异样,

“嗯,”他点点头,

“你帮他,哈哈,哈哈哈,真是笑话,”而在这时,柳明刺耳的狂笑再次响起,他血色的眼眸怒视秦石,带有几分戏谑:“秦石,你还帮他,你真的以为结束了吗,天真,我承认我败了,但是你今日也别想活下去,不单单是你,是整个雾盟,都來给我陪葬吧,要不了多久就是你和雾盟的死期,”

秦石闻言皱了皱眉,回首朝下方两军交锋的方向凝视,看着混乱的战场让他露出几分不解,

雾盟和创世团的弟子鏖战天穹,天地仿佛都因此而黯淡,但由于付军的气场磅礴,完全将徐岩给镇压下去,令雾盟反而取得几分优势,占据上风,

轰,

而在这时,叶玲拖着彩裙,踏着曼妙的倩影而來,在她身后是数以千计的雾盟弟子,

“头儿,我们來了,”

能看出來,雾盟的弟子对付军十分尊敬,刚來到商区就冲入战场,这一下创世团的弟子彻底垮台,连连失守,

但不知为何,看着马上要取胜的雾盟,秦石却感觉不到任何喜悦,

他听着柳明的话,心口沒有來的烦闷,他总感觉柳明的话里有话,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柳明的气息越來越微弱,苍白的面庞上再无血色,他拼劲最后一口气,在秦石的耳旁轻轻邪笑:“桀桀,你仔细看一看,不觉得创世团少了一个人吗,一个很重要,能够扭转乾坤的人吗,”

“嗯,”秦石的眉头一皱,黑眸迅速从下方的战场间环顾,而就在看见付军的独眼时,一个人名浮现脑海:“司徒岭南,”

“哈哈,哈哈哈,想起來了吗,哈哈哈,白痴们,你们都被算计了,你们真的以为,创世团就只有这么些势力,你们真的以为你们雾盟能赢,笑话,你们就要死了,那个人的实力不是你们能够想象,这里就是你们的墓地,秦石,你别着急,我在下面等你,黄泉路上來陪我吧,”柳明疯狂的大笑,笑尽了最后一口气,

而对于柳明肆意的笑声,秦石只感觉心口被巨石碾压,微微的将拳头握紧,黑眸猛的朝云层外探去,

一股说不上的压力,从远方灌溉,

嗡,

从远方的天穹上,一层无形的气浪突然碾压而落,那气场就如一只巨大的魔爪,生生的将商区抓在其中,

而在这股力量涌动的片刻,天地间都为之凝固,秦石的瞳仁骤然一缩,一道单薄的身影负手而立,而來,

身影穿着道袍,左手上戴着白色手套,踏着虚空的位临商区上空,大有一种技压群雄的意思,他什么也沒有做,场上的气氛便瞬间大变,一股惊骇之色在众人的眼眶间蔓延而开,

而他轻轻一笑,十分俊逸的面庞上,有一双深邃而清秀的眼眸,那眸心中从始至终都闪烁着运筹帷幄的自信,从容不惊,

“呦,这里好生热闹啊,”

身影淡淡一笑,只是寥寥几字,场上的众人猛然一颤,就连秦石都是眉头沉重,一股压力从心底涌上,

付军那强迫的气场被生生震碎,孤独的右眼间闪过几分惊色,

“司徒岭南,”

沒错,这道身影就是创世团的团长,神秘莫测的司徒岭南,

这是秦石第一次看见他,他拖着一头银色的长发,清逸的在风中飘动

,给人一种不可一世的强迫,

“八天之境……,”秦石狠狠的捏紧拳,

“是创世团的团长,”

“沒想到,连他也出现了,他已经许久不问世事,不参与外域的事情了,据说他就要进入内域了,沒想到今日还是露面了,”

“雾盟沒戏了,”

林杏在远处的凤眼间也是微微一沉,

“付军,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欺负人了点,弄了几千名弟子來这里,难道是想要将我们创世团歼灭吗,”司徒岭南从容不迫的笑了笑,眼眸环顾全场上千名身影,却沒有露出丝毫的担忧,反而异常的轻松,

付军看见司徒岭南,前所未有的杀意在右眼喷射:“少废话,我们两方早已不死不休,那不如就今日做个了断吧,”

“就凭这些人,不太够看吧,”

司徒岭南摇摇头,而就在他的笑声未落之际,一股浑然天成的力量扰乱云层,仿佛天穹都崩塌一样,上千名雾盟的弟子虎躯僵硬,竟同时的露出痛苦之色,

秦石微微一惊,一股邪火从他心底闪过,若不是他心智成熟,加上强大的体魄,怕是便已经被重伤了,

但雾盟上千名弟子可沒有他的本事,连续喷血,

看见这幕,众人都惊呆了,

“怎么,怎么回事,”

“一击,就一击,而且连手都沒有动,上千名的雾盟弟子就这样被击破了,这就是创世团团长的实力吗,”

“好可怕的力量……,”

围观的弟子心中,马上多出一份衡量,

付军看见这幕心神大乱,狰狞的挑了挑獠牙,七天巅峰的力量迅速用力,爆射向司徒岭南,

“司徒岭南,想伤他们,你先过了我这关,”

“三年前的手下败将,废掉你一只眼睛,看來也沒能叫你长些记性,你的对手不是我,”司徒岭南摇摇头,笑了一声,

而伴随他的嘴角上扬,漫天的风沙卷动,徐岩爆射而上,从后面冲付军偷袭,一击沙掌重伤在付军的后心,

砰,

付军的胸膛起伏一下,瞬间感受到体内的血液翻涌,连忙抽身朝后方挥出火龙:“滚开,嗜炎破,”

轰隆,

那一方一颤,青和沈逢春相觑一眼,同时爆射起身,震动背后的羽翼冲向徐岩,

但未等他们上前,司徒岭南轻浮的摇摇头:“打扰别人可不是好习惯,”旋即他大手一番,漫天的火海四射,将半壁的商区都给焚尽,

轰,

青、沈逢春、连擅长防御的敦煌在火海下都未能撑过一击,整个雾盟的弟子全部被震飞,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下,无数人心生绝望,

秦石的黑眸低沉到极点,

一个人,仅仅是一个人,就这样打破了僵局,

司徒岭南的修为,远比他想象中的要高出太多,

看见青几人的伤势,付军心神大乱,那怒火从右眼喷出,

“灼眼焚寂,”

付军的眼眸燃起焚天之火,凶猛的朝徐岩喷射,徐岩一个措手不及,连忙朝后方爆退,而付军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趁胜追击上前,手掌上迸溅出如岩浆的热浪,一尊由火焰组成的火虎贯射向徐岩的胸膛,

徐岩猛的一惊,一股惧色在心底闪过,

而就在这时,徐岩周围的空间微微扭曲,竟然无火自燃起來,焚天煮海般的高温升空,在一个虚妄的漩涡中化为一个更加恐怖的虎口,凶残的反噬向付军,

轰,

那冲击力将下方的岩石都融化,付军猛的被震飞出数百米远,

而接连,付军的身影从火焰中幻化而出,轻轻一笑:“想要做个了断,今日就成全你吧,从今日开始,雾盟就可以从外域除名了,这里不再需要雾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