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覆云乱煜 第二章 没酒了

2019-10-12 22:3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二章 没酒了

随着羊伯符领兵入江都,整个江南军心涣散,魏禁所率领的偏师更是势如破竹,除了襄阳城,湖州全境已是悉数陷落。

陆谦和傅尘谋划的江南大业,轰然坍塌。

襄阳城中,杜明玉坐困孤城。

当日,魏禁大军挥师,杜明玉临危受命,亲自坐镇襄阳,拒魏禁大军、只是如今襄阳未失,但是大江丢了,江都丢了,陆谦死了,傅尘死了,大半个江南已经成了萧煜的囊中之物。

大厦倾覆。

这城,还有守下去的必要吗?

似乎是没有必要守下去了,不说此时的满城军心浮动,就说用这满城将士换自己一个后世忠义名声,是否值得?

有些心怀大志的读书人做得出来,可他不是那种人啊。

帝王将相们大抵也做得出来,可说到底他还是那个曾经想要兼济天下的寻常士子而已。

并未着甲的杜明玉一身素装,此时端坐于书房中,沉声道:“来人。”

守在门外的披甲将领推门而入,“都督。”

杜明玉轻声道:“去告诉魏禁的使者,他们的条件,本督答应了。”

将领脸上闪过一抹震惊神色,欲言又止。

杜明玉挥了挥手,难掩脸上的无力神态,道:“本督心意已决,你去吧。”

在披甲将领离去之后,杜明玉拿下墙上挂着的长剑,缓缓拔剑三寸出鞘。

剑身泛寒光,寒光照人面。

杜明玉望着清凉剑身上的倒影,轻声自嘲笑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之将死,也为这满城军民百姓求一条活路,就当是做回善事吧。”

次日,襄阳守将杜明玉自尽殉城,襄阳开城投降。

魏禁进驻这座百战之城,下令厚葬杜明玉。

――

深秋入初冬。

大约是今年的场细雪,飘洒而落。雪花无声无息地在地面上、屋檐上、树上、墙头上,铺挂了一层淡淡的素白,如披丧服,白茫茫一片。

东都城外,东江大运河码头。

一支浩大船队缓缓靠岸。

满船皆缟素。

当那个消息传来时,整个东都城都震动了,在这个本该庆祝齐王殿下凯旋的日子里,东都城不见半分喜色,处处挂白幡,与白雪相映,格外凄凉。

风雪如晦,满城权贵身着白衣出城三十里,尽数立在码头前,为首蓝玉和徐林同样身披麻布所制成的丧服站在队列前面。

蓝玉望着那口由八名甲士抬下船的漆黑棺材,以及棺材两旁同样身着白衣的萧煜萧瑾兄弟二人,沉默片刻,沉声开口道:“一拜,叩首。”

所有人瞬间跪倒。

八名甲士抬棺前行,萧煜扶灵。

蓝玉跪倒,沉声道:“二拜,叩首。”

脚步声、叩头声、风雪声。

“三拜,叩首!”

三拜之后,百官起身,蓝玉快步来到萧煜身后,轻声问道:“殿下是去萧府,还是宫城?”

萧煜一手按在棺材上,轻声道:“生于斯归于斯,去萧府吧。”

蓝玉应诺,提前一步离去。

当萧煜扶灵回到萧府时,萧家人已经全部汇聚于此。

林银屏、陵安公主、颜可卿、萧茹、萧羽衣、萧公鱼、大管事。

丫鬟仆役同样身着白衣,分列两旁。

当看到萧烈的棺椁之后,啜泣声四起,一众妇人瞬间哭成一片。

棺椁放入已经布置好的灵堂中,萧煜负手立在堂外风雪中,缓缓闭上眼睛。

萧瑾站在萧煜身侧,低声道:“陵寝刚刚开始修建不久,怕是尚不能下葬。”

萧煜闭着双目,平静道:“父亲是将近人仙大圆满的境界,遗体不腐不朽,就把青景观修葺一下,暂时停灵在那儿,现在不是遍地流民吗?征调十万民夫,全力修陵,此事由你负责。”

萧瑾低头道:“诺。”

萧煜挥了挥手,萧瑾退下。

大管事过来,见到萧煜脸上难掩疲态,担忧道:“老太爷去了,少爷年幼,临近冬季,太太的旧疾又有所反复,老爷还要保重身体才是。”

萧煜忽然道:“有酒吗?给孤……给我拿些酒来。”

大管事面露迟疑之色。

萧煜不容质疑道:“去。”

大管事无奈离去,片刻后给萧煜送来一壶上等花雕,因为方璇是江南人士的缘故,萧府上下用的多还是这花雕酒,几十年来从未变过。

丧葬期间不许饮酒,可是萧煜今日却不想守这个规矩。

不是他对萧烈犹存怨气,实在是心有千言万语,不知说与谁听,唯有付于酒中而已。

萧煜斜靠在一根廊柱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三指捏住酒杯,缓缓转动。

呵!自己现在也算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妇人们的小祭告一段落后,林银屏作为当家主母安排好一众事宜之后,来到萧煜身旁,小声道:“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

萧煜轻轻嗯了一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林银屏陪他站在这廊间。

萧煜放下酒杯,转头望向廊外的飞雪,轻声道:“都说虎毒不食子,我这个爹啊,对我的确是仁至义尽了,现在他死了,我这些年也算是见惯了生死,可我这心里还是有股说不出的感觉。”

林银屏柔声道:“天底下的做父亲的,对自家孩子,从来都是不善言辞的,有些事看不到,听不到,但不代表他没去做,公爹于你,于整个萧家,都算不得亏钱了。”

萧煜喟然叹息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林银屏轻声劝道:“外面天冷,你心里愁苦,想要喝酒消愁就去屋里喝,在这里算什么?我看你从江南回来之后身子就不大对劲,是不是大战中受什么伤了?”

萧煜沉默许久,勉强道:“我无妨的,现在就算是九天雷霆也奈我不得,更何况区区风寒,反倒是你,每逢天寒都会旧疾发作,切勿劳累,有些事情就交给羽衣她们,说起来,如今的萧家不缺的就是能管家的女人了。”

林银屏嗯了一声。

一壶酒饮尽,萧煜想起了许多往事。

一家三人,围桌而坐。

当年,今日。

一家人已经走了两人,剩下的萧煜也有了妻儿,组成了新的一家三人。

一代新人换旧人。

萧煜扔掉手中的酒壶,走出廊道,肩头压白雪,轻声喃语。

“没酒了。”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有网上挂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哪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线挂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到哪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好挂号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