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劫修传 225.第216章 三真斩鬼将

2020-02-15 17:0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225.第216章 三真斩鬼将

原承天的掌中光芒,是他最近修成的一道真诀三真诀,亦可算是对虹弧割的大改进,以仙修之道而言,真诀比之灵符并无多大差别,但真诀的威能比灵符强出不少,但因真诀所需的法宝神光一是极为难得,二来法宝神光实非灵修之士所能自如掌控,是以在灵修境界时,原承天在真诀的炼制上并没有多过留意。

此时既然已为真修之身,那么炼制真诀自然就可方便从事。而在三道光芒中,青色光芒为青鸟剑之光,红色光芒为赤鸦魂珠,白色光芒则是灵蛇铠界之光,将此三道法宝光芒修成一道真诀,其威能虽然未必就比三件法宝本身强大,但化三件法宝而为一体,纵是威能稍逊,但在施用之时,自然方便从容许多。

青鸟剑,赤鸦魂珠,灵蛇铠甲皆是罕见之物,以白衣修士的玄承,又怎么可以辩识得出,不过此人修为毕竟不俗,是以一见之下,总算知道这三道光芒极是厉害,是以口中“呀”的叫一声,转身就走,竟然已顾不得受伤的骨虎了。

原承天掌中光芒既出,哪里能让他轻易脱身,手掌翻动处,三道光芒合为一束,“刷”的一声,就向白衣修士扫去。

白衣修士遁术再高明,又怎能及得上这光芒的神速,“嗤”的一声,身上的白袍已被划开一道裂口。而光芒扫破法袍之后,威能并不稍减,轻轻松松的就将白衣修士的一条手臂扫断。

白衣修士虽断了一臂,心里反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对手的光芒越厉害,再次凝聚就越是不易,而只要对手缓上那么一缓,他早就逃出去数十里去了。

至于断去一臂,对仙修之士自然是属于重伤无疑,但白衣修士既为鬼修,这断肢之苦其实并不算什么,只需化费一些时日,这断去的白骨自然就能重新修炼而成。

但没等他的身体纵出半里,身后又是三道光芒齐出,这原承天凝聚真诀的速度竟然快速如斯!

虽是离了半里,但光芒的威能哪里有丝毫减弱,而这光芒说到就到,半里的距离几乎就要近在咫尺毫无区别,白衣修士无可奈何,只得将阴魂遁出体外,至于这具化费百年而修成的身体,此时也只好弃之不顾了。

又是一声“刷”的一声传来,那具无魂的躯体已被三道光芒扫成粉碎,但白衣修士的阴魂总算逃过这一扫之厄,向前窜了出去。

这阴魂的遁速与光芒的速度相差无几,是以就算原承天凝聚光芒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伤到阴魂了。

白衣修士可算是见机极快,这遁魂之举换成其他修士,就不可能如此坚决果断,而舍去修行多年的躯体,实比壮士断腕还要难下决心,此人的狠辣之性,由此也可见一斑。

眼见已遁去数十里的阴魂,原承天纵有通天神通,似乎也无可奈何了,白衣修士的阴魂至此也可以大大的出一口长气了。

此次伏击失利,实在是因为太过小瞧对手的实力,要知道原承天今天的表现,已经不亚于玄修之能,而在白衣修士看来,紫日大陆的玄修固然在修为上胜过原承天许多,可在手段法术上,却未必能比原承天强出多少。

紫日大陆,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位厉害的修士?

就在白衣修士咬牙切齿之际,前方的云端里,忽然现出一只翠羽灵雀来,这只灵雀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冷冷的瞧着正飞遁而来的阴魂。

白衣修士的阴魂见此翠羽灵雀,七魂中吓死了六魂,这灵雀虽不知为何方灵物,但其一身精纯无比的灵气却是世间阴物的最大克星,而鬼修的阴魂除了遁速奇快之外,其实并无半点自保之力。

翠羽灵雀张口一喷,一股灵力流喷将出来,阴魂顿时动弹不得,这种世间的相生相克之力,实非任何力量所能抗拒。见定住了阴魂,翠羽灵雀歪了歪脑袋,又摇了摇头,然后猛的张口将阴魂吸进肚子里。

在阴魂被翠羽灵雀吸进肚里的一刹那,远处的原承天忍不住骂了一声。

原来刚才原承天祭出翠羽灵雀在此等候时,已令它不可肆意妄为,一切要听从自己的安排,并且在翠羽灵雀定住阴魂之后,原承天又再次下令,让翠羽灵雀不能贪食阴魂。

可翠羽灵雀这种天生灵物,本来就对自己被原承天拘束住大为不满,而眼前的阴魂对它而言又是绝大的诱惑,是以它略思片刻,还是不顾原承天的法旨,将阴魂吞了进去。

原承天心里自是又恨又气,若不是看在翠羽灵雀实在难得,又是自己日后深入冥界后不可或缺之物,原承天真的想将这不听话的灵雀毁去算了。

“看来这灵雀还得下番功夫好好调教一番。”原承天一边咬牙暗恨,一边向灵雀招手,好在这次灵雀自吞了阴魂之后心满意足,不再违逆原承天的法旨,施施然飞了回来。

原承天狠狠的打出一道真言之域,将灵雀困住,此次灵雀不听法旨,肆意而为,若不加以惩戒,也难消胸中一口恶气。

见原承天一脸的气极败坏,猎风忍不住从琅嬛金塔中一跃而出,笑道:“主人何必动怒,翠羽灵雀等级太高,主人能得之已属不易,至于调教得运用如意,仍需时日。”

原承天苦笑道:“我也知道这种天生灵物桀傲不训,调教之事着急不得,可我等此间事一了,就要前往冥界走一遭,而前往冥界,又少不能此物,这心里难免会着急一些。”

猎风道:“主人真要下决心要去冥界吗?”

原承天点了点头道:“若想制成司命灯,少不得要去冥界走一遭,否则这千煞木和万魂草从何而来,司命灯对我甚是要紧,此灯一成,几乎可以算是凭白得了一条性命,这世间可再也没有比性命还要珍贵之物了。”

猎风道:“主人既然决心已下,猎风也就不再多言,冥界的凶险,主人应该比我还清楚才是,但在去冥界之前,猎风想请主人答应我一件事情。”

原承天笑道:“但说无妨,只是能否应你,却要看你提的是何等要求。“

他与猎风之间的情义,其实早就超脱了主侍间的感情,其中的微妙之处,实难以言表,是以猎风此次主动提出要求,也多半是为自己着想。

猎风道:“此次主人前往冥界,以猎风仙鬼双修之体,或许能助主人一臂之力,只可惜猎风愚钝,修为上升缓慢,到了冥界,只怕反而成了主人的累赘。“

原承天连连摇头道:“猎风千万不可妄自菲薄,你如今修炼七情心法已有小成,离晋升鬼将也只是一步之遥,若非任老鬼搅局,只怕你此刻已是初级鬼将了

,就算如此,据我推测,你晋升鬼将也就在近日了。“

猎风道:“猎风对近期升为鬼将倒算有点信心,但就算如此,以初级鬼将之修为,亦未必能对主人有多大助益。是以猎风思来想去,要想在短时间里修为大进,就非要用到合魂之术不可。若是猎风的阴魂能与翠羽灵雀合二为一,这只灵雀也就没那么调皮了。“

原承天一听到“合魂之术“,不由脸色大变,失色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

猎风抿嘴笑道:“主人,猎风也知道合魂之术极是凶险,猎风的阴魂若是压不住翠羽灵雀,说不定就被它反客为主,成为它的附魂,但猎风对此术却有八成的信心,主人定要答应这个要求才是。“

原承天正色道:“合魂之术若能大成,这翠羽灵雀便成为你的附魂,你不仅修为大进,亦可借机修成一项大神通,对我而言,这自然是极大的好事。但你好德何能,竟敢说出有八成把握的话来,要知道合魂之术纵是由玄修之士亲为,只怕也没有三成的把握。“

猎风仍是不急不燥,曼声道:“主人的修为虽是初级真修,可玄承只怕早就超过玄修之士多多,主人的玄承从何而来,猎风不确妄测,但由主人主持,合魂之术起码有四成的把握。“

原承天冷哼道:“就算你大拍马屁,我也不能任你胡闹,我对自己的玄承的确略有点信心,可就算如此,也不过四成把握罢了,还有四成从何而来?“

猎风伸出纤纤玉指,先屈了四指,以示已有四成把握,然后笑道:“猎风自修了七情心法之后,自感意志坚固如铁,难以动摇,这七情心法的好处,主人自是知道的,而在合魂之术时,这主魂的意志是否坚定,可谓至关重要,这样算来,我既修了七情心法,那么自然就多了一成把握。“

原承天冷笑不语。

猎风再次屈起一指,又道:“主人有琅嬛金塔这样的空间宝物,可与外界隔绝一切,如此在施法时就可不受外界影响,这便又多了一成把握。“

原承天道:“还有两成,看你如何变得出来。若是你言辞勉强,我自然还是绝不同意。“

猎风抬起头来瞧着原承天,神色中有一抹决绝之色,她道:“猎风跟随主人,从来都是不甘人后,若是猎风因修为不足,手段不高而遭主人弃用,那么猎风此生又着何益?猎风心意已决,若是主人不同意这个要求,猎风便自散阴魂,从此与主人仙人永绝。猎风这样的心意,就是最后的两成把握。”

原承天不由勃然怒道:“大胆的猎风,你竟然威胁我!”

分享到: